人生从40岁开始?只是不愿承认衰老罢了


亨利•曼斯

在电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的开头,休•格兰特(Hugh Grant)饰演的角色忘了自己是在哪个朋友的婚礼上迟到了。“今天是谁?”他急匆匆地坐进自己的座位,粗鲁地问道。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曾经因参加了太多婚礼而忘记参加的是哪对新人的婚礼。但我怀疑在某场40岁生日派对有可能发生这一幕。

好像我所有朋友都正在迈入4…

华丽与褴褛:时装的“破旧”史


Alex Fury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时尚品牌巴黎世家(Balenciaga)发布了一款新运动鞋。这件事本身没什么不寻常的——运动鞋是巴黎世家的一大业务,在这个营收规模目前约为23亿美元的品牌中占据着可观的比重。然而就像如今的很多事情一样,这一被冠名“Paris”系列的新鞋款,却在互联网上激起了众怒。

引发怒火的并不是运动鞋的价格(从350美元到1290美元不等),也不是因为稀缺性(选择还算相对宽泛),反倒是因为其…

全球化退潮时代的早餐


范庭略为FT中文网撰稿

上海封城将近两个月之后,流行的讨论话题从如何团菜、如何学习打击乐器发展到了如何安全地拍摄短视频,总之社交媒体的潮流几乎都会在沉闷的夜晚开始活跃,然后在凌晨归于安静。最近润学大行其道,甚至会听到诸如有人把某臣的高尔夫别墅处理掉然后到日本去买豪宅的故事,这种转自朋友圈的对话记录经常会毫无缘由地砸进一个正在讨论买菜的业主群,然后个中反应就会有如传统鄙视链一样泾渭分明。一直自认为“‘切抠肥’比吃大蒜…

等待鲜花的日子


郑静为FT中文网撰稿

因疫情封控而呆在家里满两个月后,五月中,我终于团购到了一份鲜花,很当季的芍药。可问题是,鲜花并不属于官方认证的生活必需品,可能没法通过报批。没有居委的批文,没有承接的团长,它们就有可能被阻拦在小区外面,一步之遥,鲜花就和疫情生活隔离开来。

可是这一次,没有人再去争辩,而是各自默默地想办法,让一束束的芍药进入了小区,进入了人们各自的生活之中。

春末夏初,是芍药季,每…

英伦“重返乡野”热潮中的变奏人生


张璐诗 Lucy Cheung

大约六七年前,经过西伦敦切尔西一家名叫“Rabbit”的小馆,见名字可爱,探头看里面装修简单质朴,于是扫了眼菜单,标明是萨塞克斯来的农家菜。

这有点迷人,就独自进去尝了一顿饭,肉很香,菜也很有菜味。后来还几次带过不同的朋友来吃,结果是不论哪国人,大家对这种从里到外的农家气息都很喜欢,大概是今天被超市基本垄断的批量食材喂麻木了的城里人,对更接近传统种植、畜牧方法的农家菜抱有更多信…

海南能否保持发展活力?


卓睿(Jacob Dreyer)为FT中文网撰稿

30年前,邓小平到中国南方进行“南巡”。那时的中国面临着不利的国际环境,但邓小平的大胆举措激发了中国几十年的经济创新和增长。今天,中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是时候迸发出新的能量,让中国走向“生态文明”,而海南富有勇气的计划–将环境可持续性与艺术和设计相结合–也为世界希望看到的繁荣、开放的中国提供了契机。2022年,首届海南国际设计周让中国意识得到体现,而海南也正在寻找一条崭新的前进道路:今…

从布达佩斯的咖啡馆到曼哈顿的蘑菇云(二)


温江涛为FT中文网撰稿

笔者在前文中略述了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诞生并成长在布达佩斯的一群犹太艺术家。那时的布达佩斯不仅是奥匈帝国的双首都之一,也是欧洲经贸繁荣、多元文化融合的交汇地,那个群像中包括:

著名摄影家安德雷•柯特兹,《卡萨布兰卡》的导演迈克尔•柯蒂斯,英国电影史上最伟大影片之一《第三人》(The third man又译《黑狱亡魂》)的制片人—亚历山大•柯尔达(笔者在《单杠上的公主和莫扎特…

“白金禧”下午茶


张璐诗 Lucy Cheung

从维多利亚车站步行路过白金汉宫门前,正打算照常穿行绿园(Green Park)到皮克迪利,却发现道路被封上了,交警指示绿园临时关闭,需要绕行。抬头看见维多利亚女王纪念碑周围搭上了脚手架,两座吊机出现在“女王花园”上空,路旁两位花农正在花坛种下红色郁金香、糖芥花和勿忘草。眼前的画面使得平时并不太关注皇室动态的我也去翻了下新闻,得知这里正在为6月2日的阅兵式和女王寿辰大游行做准备。

Read More

种植,疫情里的生活保鲜术


郑静为FT中文网撰稿

时间倒推两个月,如果谁家在小区里刨了块地种菜的话,居委会一定第一时间出来制止。这种行为和破坏垃圾分类一样,属于不能容忍。小区绿化需要统一管理,该种花的地方种花,该养草的地方养草。虽然你看不出规律,但它是被统一的。

可疫情一反复,封控中的上海人家,若是谁能有一小块自留地,那真是羡煞邻居。至于居委会,只要你不是在转运的名单上,什么都不会来管你。和抗疫比起来,破坏绿化,不重要。毕竟,…

那些熟悉的餐厅还会好吗?


范庭略为FT中文网撰稿

当北京市民准备购买冰柜的时候,上海市民开始通过朋友圈向他们传授过去一个月囤积食物和肉类的经验,这让像苏宁、海尔这样的企业感受到了发达城市购买动力的厚积薄发。

时间到了五月份,天气逐渐地暖和起来,亮马河畔变成了塞纳河,年轻人开始带着毯子和红酒还有音箱,抱着狗狗享受着还不至于暴晒的阳光。上海的时尚人士们则透过直播和各种时尚公众号盯着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大洋彼岸那个致敬镀金时代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