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飙》的突破与局限


非非马为FT中文网撰稿

2023年开年的现象级爆款电视剧《狂飙》收官时,其口碑评分已经从最高峰时期的9.1分掉到了8.8分。掉得不能算冤。

虽然终究未能在9分之上站稳,但《狂飙》依然是近年国产剧中难得之佳作。它的突破与局限都很明显。

《狂飙》因为成功塑造了一个立体丰满、具有完整人物弧光的黑社会大佬形象高启强,而被很多观众调侃为《绝命鱼贩》。这种多角度的、人性化的反派人物呈现,既是《狂飙》…

“拿破仑”千层酥和上海往事


范庭略为FT中文网撰稿

布达佩斯大饭店是不存在的,但是《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电影对于全球的酒店行业以及室内设计行业的影响,几乎是无与伦比的。

穿着华尔街银行家款式的高级毛料西装的汪伪特工,似乎也从来没有出现在1940年代的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的汪伪特务机关办公室里,但是这些依旧不影响电影《无名》可以精致再现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生活。

在春节期间去电影院观看的唯一一部电影,就是程耳导演…

面对中年危机,开启一段冒险


张乐愚

我的大学同学S说,他走入了“中年危机”。

S从毕业那年进入房地产行业,也算是赶上了行业浪潮的尾巴。在一家房地产央企被外派三年,回国后他的事业便像坐上火箭一般,历经国内各大头部房地产公司,一度做到一家公司某区域的二把手。

最无忧无虑的时光大概是在5年前,他开启了“无忧消费模式”:加杠杆买了二套房,每年和家人出国旅行一次。消费的过程中不会过多考虑收入的变化。

当琵琶遇到赞美诗:在伦敦听谭盾的《慈悲颂》


张璐诗 Lucy Cheung

2018年我曾在德累斯顿看谭盾的新作《慈悲颂》(Buddha Passion)世界首演。当时参与合唱的人来自世界各地,俄罗斯、耶路撒冷的年轻人唱完后跑过来问谭盾:“唱着唐代诗词的时候,为什么感觉与禅宗文化那么近?”

同一年,我也到过奥斯陆看谭盾为年轻的挪威小提琴家汉沐夕(Eldbjørg Hemsing)写的小提琴协奏曲《火祭》做的世界首演。台上乐手低语着达•芬奇的话:“如果你…

想念爆竹声声的年味


郑静

这个春节,最值得让人炫耀的事情,就是放烟花。从大年三十开始,就不断有亲朋好友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新年高光时刻。他们点燃烟花,天空中洒落五彩的花朵,虽然短暂,但格外绚烂。弥漫在空气中的硫磺味,给这个春节带来不少祝福和安宁。疫情三年,有太多的郁闷和遗憾,大家都希望用这最传统的年俗,给生活带点喜庆。“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癸卯年大家的期盼,最朴素也最难得。

年味,那些已经…

关于个人理财,经济学家搞错的一些事


蒂姆•哈福德

首先我要说明,我并不是在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立即陷入财务困境的。这之间经过了几个月时间。我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错的毕业工作,生活量入为出,那我是怎样落入这一境地的呢?很简单:我“聪明地”将所有积蓄存入了一个90天通知存款账户,以最大限度提高我的利息收入。但当我看到我的第一张税单时,我惊呆了,我绝对不可能按时缴税。糟了。

还好,我的父亲能够为我填补这一缺口。他没有接受过经济学培训,但…

欧洲城市中心酒店重受热捧


张璐诗 Lucy Cheung

过去两年疫情期间,英国和欧洲的不少城市居民选择放弃城中心的生活,举家搬到了乡村。解封后出行,在很长时间内,人们更倾向于往大自然进发,远离人潮。但从去年底开始,乡村新居民开始回潮城市,大家出行欧洲,也不再避开市中心,重新享受与城市地标或景点零距离的乐趣。

哥本哈根Nimb酒店

Nimb Hotel是哥本哈根游乐园Tivoli属下的酒店,就在哥本哈根火车…

在新一年,我的理想餐厅指南


嘉南•加内什

【编者按】因为疫情原因,“去餐厅吃饭见面”一度远离了人们的生活。FT专栏作家嘉南•加内什在本篇短文中,写出了自己有关理想餐厅的“非主流标准”。

这些“标准”看似细枝末节,但也恰好折射出一些人们热爱餐厅的理由:它代表着生活中真切的互动、情感、氛围甚至是缺憾。而这些生动的体验,往往可以疗愈身心。

过去一年对食客而言是精彩的一年,曼谷的Sri Trat餐厅…

在伦敦“客家人”餐厅寻找年味和家乡味


张璐诗 Lucy Cheung

去年和今年新春,我走访了几家在今日伦敦颇有代表性的中餐馆:西伦敦由邓永锵开了18年的传统粤菜馆China Tang(唐人馆)、伦敦西区开了22年的“米其林一星”西式粤菜馆Hakkasan(客家人),以及开在维多利亚火车站附近的“米其林二星”创意中餐馆A.Wong(金满楼)。这些餐馆离开了华人抱团的社区文化,融入了伦敦坊间,宾主相处都更有张力。

我发现这三家餐馆刚刚好代表了伦敦中…

写在兔年开端的所思所感


范庭略为FT中文网撰稿

全世界的兔子估计都不会喜欢四川省成都市,因为有报道称每年这里的居民大概要吃掉2至3亿只兔头。比起从街边排档一锅锅的潮州打冷发展到包间雅座的高级燕鲍翅的潮州菜,川菜一直在价廉物美的大道上狂奔。之所以谈到潮州菜要和四川菜做对比,是因为十块钱一只的兔头无论如何都无法跟上千元的普宁老鹅头相提并论。你可以说产业升级,你也可以说精品意识,因为当年鹅肉吃完才会想到的鹅头,居然今天也是让鹅肉成了丫鬟,反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