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明星是种怎样的体验?

谢邀。

我庆幸的是,在喜欢我音乐的人眼里 我是一个「邻家明星」,而在其余人眼里 我就是路人甲

尽管常常以此来自嘲— —我从没觉得「十三线女艺人」是个不幸的Title;相反,我觉得这是一个保持“双重身份”的机会。

在发完我第一张个人全创作专辑之后,《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因为选秀翻唱在商场街巷铺天盖播放的时候,我依然在事业单位上班,朝九晚五,早晨喝茶看报,中午在办公室里拉上窗帘拿出折叠躺椅 眯个觉。单位里没人知道我会在办公时间偷偷登录微博回粉丝留言,而双休日跑着音乐节,只晓得“小王经常请假”;两种模式无缝切换。

后来,实在是因为请假的需求太多,而音乐又已经能将我养活;我才辞了职。

身边的同门也相继因为选秀翻唱热潮被“一夜成名”了一把。四年过去,有人已然经历了大起大落;而我依然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地出着专辑,时不时在网上PO些最近写的“晚安歌”。

就像一个班里所有同学考试,总有人要当最后几名;

被捧上神坛的红人们挡住的,是身后无数虾兵蟹将似的十八线明星。

我之所以说“庆幸”,大抵是因为作为十八线明星,我既能偶尔出现在电视广播,又能隐没在人群角落;既能享受签售时被神情紧张的乐迷表白的瞬间,又能因不被过于关注而平凡随意地度过流年。

若要问我 当(十八线)明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那大概就是:

渗透大街小巷的那些歌,

大多是好朋友们或者自己的。

在风口浪尖被扒的热搜人物,

她当时曾在我车里突然痛哭。

电视上最近常出现的那张脸,

上周还在微信里跟我吐槽导演。

以及即使我是十八线,去机场赶航班时蓬头垢面,

仍会有“虹桥一姐”掏出手机自拍模式冷不丁出现。

当然 更多的体验还是和大家一样啊:

出门前(/演出前)为穿什么衣服而烦恼;

洗完澡排水口惊现一大撮头发吓得赶紧淘宝“防脱发”;

老妈前脚说“你这么邋遢嫁不出去的”后脚又说“诶哟你就先谈一个试试嘛”…

但在这所有之中 我觉得最棒的体验 却是:

原来我淡淡的微光,也曾指引你啊。

年初我报名了一个短期声乐训练班。训练班的最后一天,班上的一个男孩过来找我搭话。

阿肆姐…你还记得我吗?”

我左看看右看看,半天没想起来。

然后他憨厚地摸摸头笑了,向我娓娓道来。

那时他参加了一个全国校园歌手类的比赛。

而我是分赛区评委席上的三位其中之一。

他说当时他没有晋级分赛区三强,另外两位评委都没给他点评,他有些灰心,但我却在他下台之前叫住他对他说了一些话。

他说:“这些话,一直鼓励着我”。

“现在我和朋友一起开发了音乐软件,也做了音乐公司…没想到在这里又能遇到你…最后一天了才鼓起勇气来跟你说…阿肆姐,谢谢你。”

其实,我真的想不起来当时对他说过什么话了。

但是现在看到充满干劲并且已小有成就的他。

有种蓦然回首的欣慰。

想起了压在书房最后一层抽屉里的教师资格证

大概快要发霉了。

那曾是我大学期间为就业准备而考出来的。

原本想通过教书育人而实现的人生价值;

现在通过音乐,居然也实现了。

掌声,聚光灯,欢呼的人潮终会散去。

但这些微小而延续着的影响力,却是我短暂一生能留在这世间的美好痕迹。

何其幸运。

这个时代,“一夜成名”是常有的事。

但人们的兴致 来得快,去得也快。

明天总会有比今天更新鲜有趣的事,充当我们茶余饭后的调料谈资。

而这条延绵的历史长河,能红得永载史册的,真的也就那么几个。

要多努力才能成为那几个?

要多努力才不会被忘记?

要多努力才不会过气?

何其幸运。

这些都无需一个十八线明星操心。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