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中国的旅行限制是一场闹剧

一些公共卫生专家立刻指出,新的入境限制对防止高传染性新冠病毒的传播毫无作用。意大利也采取了类似的入境检测要求,意大利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呼吁欧盟效仿意大利的做法,但遭到了大多数成员国的拒绝,理由是这种做法无效。的确,如果不进行全员检测、对接触者进行追踪,以及对戴口罩有强制性要求的话,按出发地实行选择性疾控措施的唯一成功之处就是把以中国游客为主的人群挑出来,重新激起猖獗的反亚裔仇恨情绪。美国以及采取了类似做法的其他几个少数国家(如意大利、印度、日本和英国)只不过是在国内巨大的种族主义情绪影响下做出了强烈的条件反射,而不是采取了合乎逻辑的政策。
在2022年的大部分时间,美国的主流说法是大流行病已经结束,新冠病毒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危险。拜登总统本人就这样说过,美国只有12%的成年人仍将新冠病毒疾病视为严重的健康风险。即使在冬季“三疫”暴发后,政府也没有在遏制病毒上采取全国性的行动,还有人幸灾乐祸地把戴口罩嘲笑为狂热的活跃分子行为。有关使人身心衰弱的“长新冠”症状多次再感染的令人不安的报告,对防疫政策没有产生多大影响,但一旦中国重新向世界开放,政府就马上行动起来。官方的说法是,这样做是因为担心中国的感染病例激增可能会导致更危险的变异株出现,尽管已被证明免疫逃避能力更强的奥密克戎最新亚变异XBB.1.5已在美国迅速传播,却并没有导致戴口罩的全国性强制令,或引起人们的惊慌。
为什么政府不对XBB.1.5采取行动,反而把所谓的“中国变异株”视为必须阻止其进入美国的危险易爆瘟疫呢?这与2020年初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行的旅行禁令如出一辙,是一项种族主义政策,只关心从中国传出来的新冠病毒,无视将病毒从欧洲带进纽约的旅客。
美国政府只把来自中国的新冠病毒视为真正的危险,把在国内传播的毒株视为想必更温和的感染,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重弹亚洲人是“病态另类”的几百年的老调,重提新冠病毒实际上是“中国病毒”的观念。这让美国的亚裔再次成为种族主义者针对的替罪羊。反亚裔暴力加剧的日子还没有过去,我已经开始担心易受伤害的老年人将在公共场合受到伤害、被大声辱骂。2021年刚通过的针对反亚裔暴力问题的《新冠病毒疾病仇恨犯罪法》在国会两院获得了罕见的两党支持。就连这项立法也将变得空洞,因为现在拜登政府正在制定政策,促进其宣称要铲除的仇外心理。

我们对新冠病毒疾病的了解已比三年前多了很多,而且在真正保护美国人免受新毒株的侵害上仍有很多可做的事情。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露琪·陈博士告诉我,“如果美国真担心变异株,以及通过旅行传播的新冠病毒疾病的话,它就应该要求所有旅行者提供新冠阴性证明,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并恢复要求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戴口罩的强制令。”

新冠病毒不分国籍和国界,将其视为中国人特有的问题不只是将亚洲人病态化,也无助于保护美国公众。美国公众对病毒传播以及危害的理解靠来自政府的一致且科学严谨的信息。将新冠病毒种族化是病态思维的产物,经历了近三年的大流行后,这种思维已不可接受。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有了针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