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开后,中国面临崎岖痛苦的经济复苏之路

国家统计局在发布调查数据的同时发表声明称:“疫情对企业产需、人员到岗、物流配送带来较大影响。”

制造业在11月就已经出现下滑,当时中国的许多城市和地区都采取了封锁措施,徒劳地遏制疫情暴发。汽车经销商处停满了未售出的汽车。商店货架上摆满了未售出的商品,无需进货。

曾经繁华的广州街头的一家发廊。
曾经繁华的广州街头的一家发廊。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广州一个冷清的面料及配饰批发市场。
广州一个冷清的面料及配饰批发市场。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中东部安徽省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汽车表示,新冠疫情影响了它的供应链,导致12月汽车交付量的减少。特斯拉在12月的最后一周暂停了其上海工厂的汽车生产,上海咨询公司Automotive Foresight的总经理耶鲁·张认为,此举是特斯拉在中国和其他地方销售下滑的迹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其他汽车制造商正在推出更多的电动汽车。

但是,尽管许多城市和省份正处于致命疫情的挣扎之下,一度繁忙的街道变得安静,但在另外一些地方,有迹象表明经济活动正在恢复。在北京等中国北方的几个城市,疫情已大范围暴发并达到峰值,最近几天人们又开始外出。

本月晚些时候将迎来春节假期,取消隔离规定帮助推动了机票销售。诸如每天对人员和进口商品做核酸等繁琐新冠限制的取消,也为企业和工人节省了时间和金钱。

阳江是中国东南部的刀具和剪刀生产中心,这里一名叫徐泽强(音)的卡车司机表示,他与合伙司机现在能在一天内往返阳江和约320公里外的深圳港口,以前则需要两三天。

“因为以前要核酸、绿码,被很多东西卡住了,现在没有就可以随时进、随时出,”他说。

广州一家闲置的纺织厂。
广州一家闲置的纺织厂。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广州,转让纺织作坊和工厂的广告。
在广州,转让纺织作坊和工厂的广告。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欧盟商会华南区分会主席高志豪(Klaus Zenkel)表示,许多在华欧洲制造商这两三周的运营人手只剩下正常情况的约一半,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产量。之前为了预防封锁,许多企业在疫情暴发前就在仓库囤积了备件,并依靠这些库存维持运营。

但为了节省成本,一些特定部件的小型供应商已经在1月21日的春节假期到来前提早停止运营。“每家企业都在设法维持运营,把损害降到最低,”高志豪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