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情形势有多严峻?一场大型科学猜谜游戏

但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表示,有迹象表明,至少在大城市,人流量正在增加,餐馆也越来越繁忙。

“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与人们实际上在采取预防措施的观念相悖,”他说。

12月,人们坐在上海静安区一家餐厅外。
12月,人们坐在上海静安区一家餐厅外。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由于无从判断新冠病毒感染在中国变得有多么致命,许多科学家都依赖于与香港的比较。和中国一样,这块属于中国的领土在鼓励接种疫苗方面行动迟缓,因此奥密克戎于2022年初开始传播时,香港显得尤为脆弱。

一些模型假设,在疫情暴发的早期阶段,中国将经历与香港非常相似的感染病死率。当时,在奥密克戎病毒传播的几个月内,这个有750万人口的领土上有近一万人死亡。在有14亿人口的中国,死亡数字可能会高得多。

但也有重要的区别。中国老年人口的疫苗覆盖率高于香港病例激增之初的水平。

不过,根据各自暴发疫情的时间,中国的全民疫苗接种运动比香港早,这意味着疫苗接种效果减弱的时间更长。香港还提供了使用较新的mRNA技术的西方疫苗,而中国大陆则完全依赖效果较差的国产疫苗。中国部分地区的医院可能也更难应对激增的疫情。

12月在中国西南部贵州省进行疫苗接种。
12月在中国西南部贵州省进行疫苗接种。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总体上缺乏明确性导致人们担心,疫情的规模可能为在中国传播的病毒——输入版奥密克戎病毒——创造更多机会,变异成更危险的毒株。

但科学家们对中国当前疫情会演变为这种情况持怀疑态度。

几个月前,在美国,与中国报告的变异株类似的病毒基本上被更具传染性、更难以捉摸的奥密克戎亚变异株所取代。在意大利要求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者进行检测后,它表示,它测序的第一批病例都是由意大利已经存在的奥密克戎变种引起的。欧盟卫生官员周四表示,对来自中国的游客进行筛查是不合理的。

“我们在国际上有大量的感染病例,”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传染病专家詹姆斯·伍德说,他估计全球大多数人都感染了这种病毒。“这比中国一国的感染人数多得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