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冠危机最前线:医疗系统极限承压,面临“惨烈战役”

一些医院的人手严重不足,以至于已退休的医务人员被要求重返岗位。有报道称,山东省和江苏省已派出由医生和护士组成的医疗团队去支援北京的医院。

在医院担任住院医生和实习生的医学院学生们对不断恶化的工作条件提出了抗议。他们要求如果学生想回家过寒假的话,应该允许他们回家,并要求为那些选择留下来工作的人支付与正式员工相同的工资、提供更好的防病毒防护。实习学生是收入最低的医务人员之一,尽管他们要工作更长的时间。

这些抗议活动发生的时间与成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工作的一名23岁的医学院学生12月14日死亡的时间相近。华西医院说这名学生死于心脏病突发,但他的同学对此说法提出异议,称他倒下是因为他感染了新冠病毒后仍在工作、过度劳累的结果。

随着冬天的到来,以及数百万农民工将在明年1月的农历新年假期到来前返乡,估计医院的人手短缺危机将进一步恶化。医务工作者已经在经历着人们看不到的混乱——政策反复无常、身心疲惫,以及对于政府没有给他们时间为激增的感染者做准备普遍存在沮丧感。

“完全没有任何风声,看新闻才知道放开,”浦大夫说。

医务人员说,他们本可以避免药品短缺问题,这个问题已迫使一些医院限量配药。本可以有更多时间来建立一个更有效的分诊系统,以避免过度拥挤。中国卫生系统的根本问题之一是,就连看最基本的病也过度依赖医院。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这样的大型城市医疗机构的数量仅占中国所有医疗保健机构的0.3%,但它们去年的门诊就诊量占了全国的近四分之一。
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大厅里躺在病床上的新冠病毒疾病患者,摄于12月。
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大厅里躺在病床上的新冠病毒疾病患者,摄于12月。 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美国人都有私人医生,中国除了到大医院急诊室没有别的办法进入医疗系统,”南加州大学呼吸科和重症监护医生乔人立博士说道,他有在在中美两国带教和行医的经验。

为了减轻医护人员的负担,政府一直在努力增加全国“发热门诊”的数量。这些设施是医院或独立诊所单独开设的区域,专门用于接治发烧患者,不管他们是否患有新冠病毒疾病。南方城市深圳的官员们把以前用于核酸采样的亭子改为发热门诊。北京市的政府说,已将空置的体育场馆和集中隔离设施改为发热门诊,在最近几周里将发热门诊的数量增加到了 1000多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