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政策逆转下,中国审查机器难以平息不满和疑问

“我还没有看到计划周详或精心策划的宣传计划。更要紧在于大方向变了,宣传必须立马跟上,”方可成说。他表示,当病毒传播到医疗资源不足、规模较小的农村地区,将是一个重大考验。

网上有一小群人在大声疾呼,指出政策变化的突然和不连贯。现年30岁的中国东北金融工作者阿松·于(音)用讽刺和间接的方式质疑这种转变的突然和解释的缺失。

阿松·于在一篇帖子中分享了爆红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对于问题“有会180度旋转的猪吗”的回应。他尤为尖锐地讽刺了那些他所谓的“防疫爱好者”——即此前恪守政府“新冠清零”立场的民族主义者——如何被北京的变脸所抛弃。他在网上称他们为“被主人殴打遗弃的狗”。

“以前的宣传和现在完全相反。我想不管一些人有多蠢,他们都不得不清醒过来,”阿松·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2020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封锁中的武汉市民挥手。当新冠病毒首次在该市出现后,习近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病毒得到遏制后,他重新现身以示胜利。
2020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封锁中的武汉市民挥手。当新冠病毒首次在该市出现后,习近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病毒得到遏制后,他重新现身以示胜利。 Ju Peng/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到目前为止,阿松·于的帖子都躲过了审查者的制裁。部分原因在于,还没有明确的办法来应对如此大幅度的转变。审查人员必须决定是否要删除多年来支持“新冠清零”的部分官方内容,以及应在多大程度上容忍最近对封锁解除的狂欢。

网上一些人已经在鼓励他人外出感染新冠以增强免疫力。例如过去一个月就有些大学生抱怨自己未能感染,担心他们会在本周考研期间生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