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零”到感染激增:中国防疫大逆转背后的混乱与压力

高涨的政治愤怒

11月下旬,孙春兰访问重庆时仍态度坚决,她视察了当地的防疫措施,包括一家正在建设的医院。她说,该市发现和隔离感染者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
“防控工作效率不断提升,”根据11月27日她访问最后一天发布的通告,孙春兰这样说。

当时,中国自1989年以来最广泛的抗议活动已经开始。北京、上海和其他地方的学生、工人以及房屋业主都因中国西部的一场大火而激愤,开始表达对新冠防疫措施的不满。尽管官方否认,但许多人认为相信,封控导致了被困公寓中的居民在火灾中丧生。

上月底,警察在上海乌鲁木齐路附近的居民人群中,当天是抗议中国严格新冠政策活动的第二个晚上。
上月底,警察在上海乌鲁木齐路附近的居民人群中,当天是抗议中国严格新冠政策活动的第二个晚上。 The New York Times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它叫不自由和穷,我们现在全占了,”一名重庆男子这样说,他的激烈发言在中国广为流传

“不自由毋宁死,”他用中文喊出了美国革命的战斗口号。

据两名知情官员透露,12月1日,习近平告诉来访的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抗议主要是由心怀不满的年轻人推动的,他们受封控影响最大。习近平还说,邪恶势力企图利用他们来破坏中国的稳定。

但政府的火速行动与习近平的沉着态度南辕北辙。就在他与米歇尔会面的六天后,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十条,等于实际上废弃了“新冠清零”。

周三,一名在上海寻找新冠病毒检测点的女子错误地走近一个废弃的检测亭。
周三,一名在上海寻找新冠病毒检测点的女子错误地走近一个废弃的检测亭。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经济和流行病学的双重现实已经迫使领导人重新评估其防疫管控,但抗议似乎加剧了担忧,即持续的封控将引发更多示威,也不能再遏制病毒。

“抗议的规模似乎确实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即‘我们受够了,是时候改变了’,”研究中国防疫的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表示。

那之后几天里,官员颁布了许多新规定:鼓励疫苗接种,设立制度保护养老院和其他易感场所,为农村感染做好准备。他们对于新冠——尤其是这种快速传播的变异株——的信号,从拉响警报反转为不足为虑。

“目前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的致病力明显下降,感染后大部分表现无症状或者轻型,”规定变更一天后,疾病专家王贵强在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目前,大多数民众仍待在家中,要么因为感染了新冠,要么因为害怕感染。但如果死亡率急剧上升,公众愤怒可能卷土重来。即将到来的感染潮也可能阻碍经济的快速反弹。

在重庆,为数不少的医疗队已经离开了刚建成的方舱医院,该医院的未来用途尚不明确。市医院的一名医生在社交媒体上称“基层医疗已经炸了”,呼吸科感染了至少一半医护人员。12月8日,随着地方领导人的一次全面调整的进行,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被调往另一座城市

“很多人说我倒在了黎明前,”重庆的企业主史思思(音)说。她本月决定关闭自己在中国另一个城市大理开的餐馆。“但是我自己判断是,疫情即使开放,不会马上回暖,因为有一波波的冲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