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竞争、政变与民主:一个太平洋小国的选举为何成为国际焦点

提前投票的结果是在一场激烈竞争和政府对新闻界及反对党的支持者进行镇压的情况下得出的。在一个备受瞩目的案件中,一名反对派律师因为没有在意法律文件中的一个错误被判藐视法庭罪,批评者认为这是斐济公民自由受到侵蚀的标志

由于很少进行选举前民调,分析师一直难以预测结果。在选举结束前的48小时内,斐济进行了媒体封锁,所有政党的竞选宣传活动都被禁止。公民不得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政治帖子、展示横幅和穿着政党颜色或带有政党标志的衣服。违反规定者可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包括监禁。

即使斐济本身的新闻媒体报道很少,但早期迹象表明,姆拜尼马拉马的支持率可能正在下降,包括在过去两次选举中的得票率一次比一次少。选民也对该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后面临的一些经济挑战感到不满,大流行摧毁了它的旅游业。

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政治学教授多米尼克·奥沙利文表示:“这个政府执政已经有些年头了,人们往往会厌倦长期政府。”

就连姆拜尼马拉马的政府也试图迎合要求新面孔的呼吁,以改革为纲领竞选,提出了“我们就是变革”的口号。

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周三离开苏瓦的一个投票站。
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周三离开苏瓦的一个投票站。 Mick Tsikas/EPA, via Shutterstock

投票率很低:当天晚些时候,斐济选举监督员萨内姆呼吁选民前来投票,截至投票结束前一个小时,有51%的选民投票。在2006年的选举中,投票率为64%。

斐济的选民基础偏向年轻人,超过50%的登记选民年龄在40岁以下,而选票上86%的候选人年龄在40岁以上。现年68岁的姆拜尼马拉马是斐济从政16年的资深政客,而74岁的兰布卡自1987年以来一直是斐济政界的常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