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低迷、失业率接近新高:中国年轻一代陷入沮丧与失望

“大学就等于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我认为这种牺牲是不必要的,”冯女士说,她已经两年没有回老家了,因为她担心自己无法再回到学校。

抗议活动爆发后,一些大学允许学生在被封锁数月后返乡,并提供接驳巴士将学生送往火车站和机场。一些人质疑此举到底是对学生抗议者做出的让步,还是一种驱散他们的策略,以防他们继续组织示威活动。

11月,北京的大学生抗议新冠限制措施。“大学等同于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一位学生谈到疫情时说。
11月,北京的大学生抗议新冠限制措施。“大学等同于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一位学生谈到疫情时说。 Obtained by Reuters

作为本周宣布的放松防控措施的一部分,北京表示,如果校园没有疫情,学校必须进行线下授课,并开放图书馆、食堂和其他设施。但是,随着明年夏天毕业季的临近,这些学生将进入就业市场,他们届时将面临什么样的情况,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

21岁的艾尔莎·韩希望毕业后去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因为她不喜欢国有企业或政府部门古板的办公室文化。她说,理想情况下,她希望在她目前实习的大型互联网集团拿到全职职位。她知道机会很渺茫,因为她预计,自己看中的一个空缺职位将有100多名实习生申请。

韩女士说,如果找不到工作,她希望前往国外,离开中国。“现在在中国的大的环境下,”她说,“我觉得我并不是生活得很开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