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孟晚舟案到美俄换囚,人质外交真的有效吗?

但格里纳的获释——莫斯科以此换回了军火商维克托·布特——可能会在追求这种做法的俄罗斯、中国、伊朗和朝鲜当局中引发类似的疑问。

这个疑问就是:人质外交有效吗?还是说,劫持人质的国家的外交关系、全球地位和旅游收入受到的损害最终会超过逼对方做出一点点让步所获的的利益?

布兰妮·格林纳周五抵达圣安东尼奥。她从俄罗斯拘留所获释是通过涉及军火商维克多·布特的囚犯交换实现的。
布兰妮·格林纳周五抵达圣安东尼奥。她从俄罗斯拘留所获释是通过涉及军火商维克多·布特的囚犯交换实现的。 Eric Gay/Associated Press

在格林纳的案件中,现在下结论可能还为时过早。很难从俄罗斯受到的外交和经济损害中分清哪些来自格林纳事件,哪些是由于入侵乌克兰和与西方对峙。

莫斯科最初的要求不为人知,因此不清楚换回布特是代表胜利还是失望。尽管备受瞩目,布特自2008年被捕以来一直处于休业状态,并已计划于2029年获释。

从最近的人质外交历史来看,只能说其有效性是不确定的。这并不意味着敌对政府就不会去尝试了,尤其是在绝望的时刻。但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相对于海外的数百万西方人而言很罕见。

人质外交时代?

自从有现代大众媒体来宣传受害者的困境以来,一些政府就一直在尝试人质外交。正是这个原因让这种做法产生影响,在目标国家内制造政治压力,将单个公民的命运变成头等大事。

但在现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仍然很少见。所有政府都有公平对待外国游客的动机,即使只是为了确保本国公民在国外也能得到类似的待遇。

在1967-69年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件,有时被称为此类事件的首例,中国当局拘留了大约20多名英国游客和外交官,要求英国当局在香港事件上做出让步。英国满足了部份要求,释放了数名支持中国共产党并在香港骚乱期间被拘留的抗议领导人。

在中国被拘留两年多的英国记者安东尼·格雷在1969年10月到达伦敦。
在中国被拘留两年多的英国记者安东尼·格雷在1969年10月到达伦敦。 Bettmann/Getty Images

十年后,伊朗关押了数十名美国外交人员一年多,以向华盛顿施压,要求其引渡伊朗被推翻的独裁者。虽然伊朗未能达到其主要目标,但这一策略对当时的总统吉米·卡特造成了严重的政治损害,而伊朗的革命领导人能够描绘自己在勇敢地对抗可恨的美国人。

中国和伊朗都面临着国内动荡和广泛的国际敌意,对于没什么可失去的政府来说,这凸显了劫持人质做法的名声是这些政府保留的策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