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陷裁员寒冬,“码农”不再是“金饭碗”?

“学生们仍然收到多份工作邀请,”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计算机科学系主任布伦特·温克尔曼说。“它们可能不是来自Meta、Twitter或亚马逊。它们将来自通用汽车、丰田或洛克希德等公司。”

对于即将进入科技行业就业市场的焦虑学生来说,大学就业中心成了他们集思广益的地方。在职业顾问的办公室里,寻找备选方案的呼声越来越高。

有学生开始给不太知名的科技企业投简历。还有的则在科技领域之外寻找技术岗位,如沃尔玛等零售商,或是政府机构和非营利组织。读研也是一种选择。

“这届学生要比以往精明得多,”加州克莱蒙特波莫纳学院职业发展办公室高级主任黑兹尔·拉贾表示。“即便已经得到工作邀请,他们仍要确保为自己建立关系网,并继续参加校招。”

21岁的海伦·董(音)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在2021年和2022年曾到Meta实习两次。因此,当今年夏末没能收到该公司的工作邀请,她感到很惊讶。Meta近来的裁员也促使她把简历投到了科技行业之外,包括汽车和金融企业。上个月,她在TikTok发布视频,建议同学们调整自己的就业预期。

21岁的海伦·董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曾在Meta实习,但未能收到工作邀请。目前她正金融和汽车行业寻找工作机会。
21岁的海伦·董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曾在Meta实习,但未能收到工作邀请。目前她正金融和汽车行业寻找工作机会。 Helen Dong

“我选择了计算机科学的专业,就是为了毕业后得到无数工作邀请赚大钱,”她在其中一段TikTok视频中开玩笑道,同时还唱起了《将你的期望值降到零》(Reduce Your Expectations to 0)。她在视频底部写道,在当今求职市场,“能得到一份邀请都谢天谢地了。”

接受采访的10名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应届生均表示,他们没有为大型科技企业的就业寒冬做好准备。就在前不久,这些企业还在竞相争抢顶级学府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人才,有学生收到的多份起薪六位数的邀请,签约奖金则达到五位数。TikTok上有大量面向给年轻科技从业者的视频,内容就是吹嘘自己的工作福利和年薪,至少有一条强调了19.8万美元的待遇,包括股票期权和搬家费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