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打破了中共建立的社会契约

最终得失相抵。不同群体有不一样的不满,他们的诉求并不相通。中共不仅挺过了那些分散的抗议;其力量还不断发展壮大。如今,该党拥有约9600万党员。如果算成一个国家,其人口将排在全球第16。
现在再来看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封锁措施几乎让人人都有了相同的处境,据估计,2022年有近四亿人都处于某种程度的封锁之下。富裕的上海人和新疆乌鲁木齐人原本几乎没有共同之处。但当乌鲁木齐一栋高楼起火,据称楼栋出口因防疫被封导致10人丧生,住在类似高层建筑的上海人也产生了同理心,这是集体行动的关键。中国任何一个政权都从未面对过多座城市同时发生抗议的局面,即便在1989年也没有。

习近平的专权作风损害了中共的制度利益。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国领导人想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既能维护一党统治,又能实现经济增长、鼓励创新、并为创业成功提供土壤。这一模式需要中国公民保持忠诚,但也给了他们空间。

年轻人可以去卡拉OK和摇滚音乐会,崇拜他们喜欢的K-pop明星。知识分子可以在中国充满活力的社交媒体上宣泄他们的愤怒和不满。而企业家正忙于赚得盆满钵满,压根无心理会所谓的“政治”。这是中共通过遵守一定界限以换取社会遵守其界限的社会契约,是把中国从天安门危机的悬崖边拯救回来并推动经济增长繁荣的关键。不论西方的我们接受与否,那些年的民调都说明,中国的年轻人比老年人更支持政府的民族主义政策议程。
习近平打破了这一社会契约。早在2013年,他的政府就开始以牺牲私营部门为代价,将银行信贷引向长期低效的国企。然后,他的政府又开始打击各类非政府机构,如女权组织和帮助农民工协商工资合同的律师。即便是环保人士也未能幸免,哪怕习近平的政策重点之一正是解决中国的污染问题。对社交媒体和大学的审查明显收紧。在2020年和2021年,通过罚款和监管限制,他的政府开始打击代表中国科技和创业领域最巅峰的企业——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等。

对大型科技企业的打压结果适得其反。中国私营部门是税收和土地资产增值的来源,为中共及其许多成本高昂的项目——是的,也包括强制核酸——提供了资金支持。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以惊人的速度推出了健康码,对早期控制病毒的成功做出了关键贡献。这些企业还为中国年轻人创造了无数就业机会,管理这些企业的企业家也成了榜样,与其为人权和言论自由烦恼,还不如一心创业。中共手握两全其美的优势:一方面是推动GDP增长的私营部门,另一方面则如学术研究表明的那样,社会没有政治开放的要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