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加冕”后,抗议浪潮挑战其威权统治

抗议者在中国人口中只占一个很小部分,那些提出最大胆政治诉求的人更是少数。他们中有些人可能会迫于官方的压力,或因为担心他们在这个中共控制各种机会的社会里的职业前景,或仅仅因为他们改变了主意而后悔之前的直言不讳。但是,对有些抗议者来说,这种经历和通过其建立起来的联系也许会持续下去。

“这代大学生几乎肯定会比1989年后读大学的几代人更焦躁不安,”密歇根大学研究中国威权主义政治的教授高敏(Mary Gallagher)说。“而且他们有更多的理由会这样:从经济上看,未来很暗淡。”
工人在北京一个封控小区外安装金属屏障,摄于今年11月。
工人在北京一个封控小区外安装金属屏障,摄于今年11月。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在过去三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将新冠病毒感染保持在接近零水平的防疫战体现了习近平向人民提出的一笔交易:接受他的严厉政策,就能得到享受一定程度的安全和稳定的回报,这种安全和稳定在美国和其他遭受了一波又一波大规模感染的国家可望而不可及。而且,在大部分时间里,许多中国人都接受了,甚至是热情地支持这笔交易。

但公众的支持今年已明显减弱。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持续不减弱传播,让封城变的更频繁、也更艰难。一些中国人羡慕地看着其他国家恢复了类似正常的生活。新冠清零政策也在加剧经济放缓的痛苦。

相应地,一些批评习近平防疫政策的人开始把这些政策视为更广泛危险的象征,是习近平全面专制做法的体现。

以前对中共的政治要求相对不在意的中国中产阶级已对新冠防疫官员的侵扰、旅行限制,以及强迫居民去大规模集中隔离设施的规定感到不满。这种情况在10月份召开了二十大后变得更糟,习近平在二十大上获得了第三个五年任期,公布了自己的领导班子阵容,也让把错误归咎于其他官员的余地变的更小。新阵容中没有合适的继任者,意味着习近平可能至少再执政10年。

二十大召开前夕,北京四通桥上出现了一名独自行动的抗议者,他打出横幅谴责习近平是“独裁国贼”。尽管有政府的审查,有关他大胆行为的报道仍在中国传开了,尤其是在知道怎么访问海外新闻网站的学生和专业人士中。
北京四通桥上打出的抗议横幅,摄于今年10月。
北京四通桥上打出的抗议横幅,摄于今年10月。 Social Media, via Reuters

“四通桥之前,我从来不想太多地谈论政治,”北京的一名21岁的学生说。她表示,警察周一阻止她去参加一个拟定的抗议集会。她担心警察会上门找更多麻烦,要求只具王姓。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中国历史教授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说,中国一些群体的不满情绪增加,似乎也反映了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想法、信息和图片,它们通过海外的中国学生和专业人士等各种渠道流入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