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吓、审查、抹黑:中国当局部署安全机器打压抗议活动

自上周末的抗议活动以来,中国各地政府均表示,在防止疫情扩大传播的前提下,不会让居民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被锁在家中。周二,主要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一篇文章敦促官员要对沮丧的居民拿出同情心。

“各地各部门要更加耐心纾解群众的情绪,”该文章写道。“抗疫斗争具有复杂性、艰巨性、反复性,需要倾听群众心声。”
中国领导人或官媒避免直接提及抗议活动,这很可能是刻意为之,目的是淡化其重要性。1989年,在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谴责占领天安门的学生被动乱分子渗透后,学生群情激愤。这次的抗议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官员们似乎也吸取了教训。
1989年天安门的抗议者。自那以后,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反政府社会运动的风险。
1989年天安门的抗议者。自那以后,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反政府社会运动的风险。 Catherine Henriet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一旦公开表态,中央领导层的官方回应就会彰显抗议的重要性,等于承认抗议必须得到重视,他们宁愿否认这种重要性,”剑桥大学的赫斯特教授表示。

在京沪等城市,警方已抓捕部分抗议者。一些人在被拘留几天后获释。大学生尤其受到关注。在北京的名校清华大学,数以百计的学生在可能是最为大胆的一场校园抗议中发出了要求“民主法治”和“言论自由”的呼声。

清华大学校方周日表示,从本周起学生可以提前离校放寒假,并免费送学生前往火车站和机场,此举可能是为了化解新的抗议活动。

周日晚间的上海。一位在现场的抗议旁观者说,一些参与的学生“可能不理解这个国家能对他们施加多大的压力”。
周日晚间的上海。一位在现场的抗议旁观者说,一些参与的学生“可能不理解这个国家能对他们施加多大的压力”。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中国,这种反应被认为是克制的。但这种克制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也不意味着中共当局会宽大处理所有抗议者。中共没有直接发声,而是放任社交媒体上的效忠派将抗议者描绘为西方企图破坏中国稳定、诋毁清零政策的棋子,无论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

自周一以来,网上越来越多的评论将抗议与“颜色革命”联系到一起,这是借用了俄罗斯的话术,用来形容西方支持的在敌对国家播撒叛乱的阴谋。一些人声称,这些抗议者与2019年撼动香港的抗议者是一丘之貉,当年的抗议促使习近平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并对反政府活动人士进行全面镇压。
“他们闹事表态的风格,是典型的颜色革命手法,”一篇在中国非官媒网站及社交媒体上传播的关于周末抗议的评论文章写道。该文称,抗议领袖“以最坏的恶意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体(尤其是大学生和部分满脑子西方思维的知识分子)参与其中”。
在近来的抗议中,示威者手举白纸作为反抗的象征。
在近来的抗议中,示威者手举白纸作为反抗的象征。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在此前多年时间里,当局的恐吓和大量警力到场可能足以平息任何刚刚开始的抗议。但这一次,一些抗议者誓要向中国政府继续施压。在中国审查防火墙之外的社交媒体群组中,他们讨论了一些想法,比如以更小的规模行动,使用多部手机,还有研究如何追踪和分享警方行动的信息。

但习近平的维稳手段远没到用尽。中国有大约200万正规警力——某种程度上比起14亿人口来说相对较少——但还有可能超过100万受过镇压训练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以及大批保安和辅警。最后,还有军队。与香港的镇压行动一样,中国当局可能会在骚乱平息后逮捕更多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