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口80亿,他希望人类“自愿灭绝”

尽管如此,“人类自愿灭绝”这个词经常会引起惊恐的反应,常有人用“生态法西斯主义”和“马尔萨斯主义”等词攻击这个组织。倡导通过自愿方式实现人口稳定的非营利组织“人口联系”的主席约翰·西格认为他们无关紧要。然而,虽然该组织富有挑衅意味的名字和看似好斗的立场让人以为创始人是一位心怀怨恨甚至险恶的人,但奈特看上去完全不是那样。

奈特高大温和,给人的印象是眼神清澈,心思缜密,就像比尔·奈和弗雷德·罗杰斯的混合体。虽然奈特可能反对创造更多的人类,但他对已经存在的人类表现出极大的同情。

奈特的工作生涯大多数时候在做高中代课老师,深受学生们的喜爱。每周日早上,他都会到附近的大路上花几个小时捡垃圾。在一次采访中,他停下来欣赏两只灵动的花园蜘蛛在树篱和草坪椅子之间织出来的蛛网上晒太阳。奈特说,这一景象值得赞美,因为许多这样的小动物死于去年太平洋西北地区的热穹期间。他自称是个连续性单配偶人士,独居,他的女朋友住在隔壁并且完全支持他的事业。

“他没有那种四处招摇的自负心,他也不会试图与人争论,”奈特的前大学室友、老朋友马福·罗斯说。“他总是很幽默,尽可能带有趣味地传达他的信息,我看到他多次这样做。对于情绪有点激动的人,他会用笑话或微笑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作为在俄勒冈州一个宽容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奈特目睹了木材公司砍伐该州的森林。在越南战争期间应征入伍(服役过但没有上过战场)后,他就读于俄勒冈教育学院并加入了“零人口增长”组织在当地的分会,这坚定了他不生育的决心。“始终是因为生态,因为人类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他说。

他的信念植根于深层生态学这一学说挑战人类统治的假设前提,认为其他物种也同样重要。奈特开始将人类视为最具破坏性的入侵物种,并且是超级掠食者。
奈特借帽衫传达的信息。
奈特借帽衫传达的信息。 Mason Trin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们来了,然后胡作非为,”奈特说。“正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如何结束它。”

“人们提到音乐、艺术和文学以及我们所做的伟大事情——有趣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提到我们做过的坏事,”他继续说道。“我认为鲸鱼不会想念我们的歌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