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队长RM,从超人气偶像到艺术“大使”

真名为金南俊的RM说,难得的是,他对视觉艺术的热情来自于“机缘巧合,更像是一次意外的邂逅”。(他在2017年正式使用了这个艺名,代替了“Rap Monster”的绰号。)他说,自己在首尔附近长大,父母“也带我去过博物馆,但我并不是很喜欢”。在2018年的巡演中,RM坐在酒店房间里,思考在休息时间可以做些什么,他决定去芝加哥艺术学院看看。修拉和莫奈的画作深深吸引了他。“我像是犯了司汤达综合征,”他指的是艺术引发观赏者出现的身体症状,比如头晕或心跳加速。亲眼见到所知复制品的真迹,令他震惊不已。“就像是——天呐。当时我看着这些艺术品,真是一种超凡体验。”

只要话题转到艺术,这位本就充满活力的音乐人会变得更加兴奋;他身边有口译员,但一般他会改说英语(说得非常流利,他表示自己是看《老友记》学的)。“因为BTS,因为我是一名练习生,我17岁就放弃了学业,”他说道,并列出了他要参与的大量训练。“但在十年后,我遇到了艺术,又开始看书了——很认真地看。”他很有魅力,而且学得很快,可以把他想象成一名高效的政治人物,或是一位受人爱戴但有点古怪的教授。
左侧,RM的录音室内挂着的一幅尹亨根作品;右侧是朝鲜王朝时代书法家金正喜的作品。
左侧,RM的录音室内挂着的一幅尹亨根作品;右侧是朝鲜王朝时代书法家金正喜的作品。 Dasom H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KAWS的一款“伙伴”人偶。
KAWS的一款“伙伴”人偶。 Dasom H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上层是RM收藏的积木熊(Bearbrick)。
最上层是RM收藏的积木熊(Bearbrick)。 Dasom H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RM从小就热爱收集:邮票、硬币、“精灵宝可梦”卡片、稀有宝石(“并不贵”),还有玩具人偶。他在Hybe充满艺术气息的个人录音室里,摆着一个KAWS“伙伴”的大型人偶,但他收集的大部分艺术品都很有年头。一张乔治·中岛的桌子上放着他的电脑工作站,后面是一幅尹亨根的抽象简画——只有三个鲜亮的色块。有一面墙上挂了20多件作品,其中很多都是20世纪韩国重要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朴寿根、张旭镇和白南准。

RM说,出国巡演让他更清楚地意识到,“我的根在韩国”,而他的收藏也集中于国内的艺术家,尤其是那些经历过朝鲜战争、军事独裁和经济严重动荡时期的人。这些艺术家在国外仍然鲜为人知。(艺术商都告诉我,其他偶像都更喜欢广为人知的热门艺术家。)“我能感受到他们的血与汗,”RM说,将他们称为“努力将自己的艺术作品呈现于世间的人”。

这位BTS队长给人的感觉很老成。当被问及艺术品位时,他提到自己会被关于“永恒”的艺术所吸引,“因为K-pop行业的氛围是快速而匆忙的。”他的兴趣在过去,但他一直尝试了解更新的艺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作品有一种当下令人振奋的甚至堪称实验性的质感。)他在崭露头角的画廊经营者卢斗永(音)组织的N/A空间的夏季展上发帖,卢斗永说,有人以为这位大明星买下了帖子中的作品。事实并非如此。RM的帖子虽然没有写明地点,但还是吸引了不少来访者,而且卢斗永说,一直勤奋追星的“Army”找到了他个人的艺术空间“Cylinder”的Instagram账号。“他们怎么连这都知道?”
最上一排包括徐承元和村上隆作品。居中一排:金宗学、乌戈·罗迪纳、尹亨根作品。底层右侧:朴寿根作品。
最上一排包括徐承元和村上隆作品。居中一排:金宗学、乌戈·罗迪纳、尹亨根作品。底层右侧:朴寿根作品。 Dasom H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被已故伟大艺术家的作品所环绕,“我感觉他们在看着我,”RM说。“我受到了很大鼓舞。因为展出的这些艺术品散发出的一种气场,让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成年人。”他说,当他感到“疲倦或失落,我有时会站在那里和他们聊天”。站在尹亨根的一幅简画前,他可能会发问,“尹先生,一切都会好的,对吧?”

RM正在考虑他的未来。强制兵役即将到来。(虽然唱片公司一直强调BTS并未中断团体活动,但该乐团成员目前都在追求个人发展。)几个月前,RM在巴塞尔艺术展的播客上对该展览的全球总监马克·斯皮勒表示,他在考虑开设某种艺术空间。“我希望那会有非常宁静、平和的感觉,但看起来必须很酷,就像阿塞维尔一样,”他告诉我,特别提到了比利时设计师、古董商及画廊经营者阿塞维尔·伍德(还有RM最中意的音乐灵感来源之一——坎耶·韦斯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