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访谈:80年代与当前改革的异同

我感觉他们对80年代的改革并不是很了解。特别是他们没有去研究当时的那场政治改革,为什么要搞党政分开,为什么要发展民主和法治,为什么要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现在中共的权力集中程度已经比八十年代大大进了一步,已经演化为一种维稳体制。他们不敢谈民主,不敢提宪政,更不敢用宪法、法律和制度去“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种心态与邓小平相比,已经是大退了一步。当年虽然是邓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虽然他对于改革是有底线的,但在80年代的改革当中,邓小平并不是不敢碰政治问题。他提出了党政分开,提出了反对权力过分集中,提出了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等等。对政治改革问题,当时他是敢碰的。而现在的执政党中央虽然偶尔也讲到政治改革,但那只不过是巩固党国体制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问:

你如何评价去年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内容?

答:

当前进行的所谓改革,是党的改革,而不是民众的改革。它是以维护党权、全面维稳为最终目标的。决定公布之后,曾经引起一些人的欢呼,认为比八十年代的改革大前进了一步。说实施,决定在经济改革方面的一些提法、一些具体的问题上有没有进步?我说,有进步。但总体上说,我对于这个改革不看好,因为这个改革,除了经济上为了维持增长不得做些调整之外,在其他方面没有多大进步,特别是在政治上舆论控制上是大大倒退了的。在经济改革方面,从总体上说,我认为它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它提出仍然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仍然要加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对国企垄断问题却只字不提。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当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国企垄断。国企是权贵利益集团的大本营。虽然三中全会也提出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看起来好像是个进步,但实际上,这和国企的主体地位是矛盾的。有国企的特殊地位存在,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根本不可能得到充分实现。在自由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每一个市场主体——企业的地位应该是平等的。如果在市场环境当中有 垄断地位存在,说谁是主体,谁不是主体,那么企业的平等地位是不存在的。

另外,要真正把革进行到底的话,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也是绕不开的,邓小平早就明确说过这个问题。改革过程中,有大量的既者利益者、既得利益集团在妨碍改革措施的落实。不下决心解决利益集团的阻碍,改革无法深入;要利益集团问题,又不得不拿自己的官僚队伍开刀。改革的半途而废是可以预期的。在坚持现有意识形态之下,现有的党国领导体制之下,进行所谓经济改革,只能是有限的市场化,而不可能是完全市场化。当这场改革走到一定的程度,妨碍了中国的各种利益集团生存的时候,改革就会面临两种选择,或是半途而废,或是下决心彻底打破原有的经济、政治体制。前者,意味着改革失败,后者,则意味着中国真正走上转型之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