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和特朗普们的真面目:亿万富翁不是救世主

班克曼-弗里德体现了另一种富豪善意伪装:叛逆者、人民的亿万富翁。像其他许多人一样,他将加密货币兜售为对抗建制势力、对抗大银行、对抗当权者的手段。他曾说过,他的工作是受有效利他主义理念的激励。有效利他主义是一种时髦的思想流派,鼓励人们出去赚大把大把的钱,然后用这些钱来治愈世界。但是,正如班克曼-弗里德本周接受Vox网站凯尔西·派珀采访时承认的,他声称自己追求的道德本质就是“我们这些清醒的西方人玩的愚蠢游戏,我们说出那些正确的陈词滥调,于是每个人都喜欢我们”。

最后,这周也少不了特朗普(咱们面对现实吧,哪里都少不了特朗普),他是所有亿万富翁中最危险的自负化身:即全世界唯一能够拯救我们的英雄。他钻体制漏洞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只有他知道如何填补漏洞;他对政客的操纵如此之深,以至于只有他才知道如何抽干沼泽;他积累了如此多财富,以至于只有他才能脱离腐败。

周二晚上,他在马阿拉歌庄园一个挤满了人的大厅里发表讲话,不出所料地宣布他将再次竞选总统。他讲的都是政客的陈词,称他是为了美国的利益才这么做的。但这一次,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再相信了。毕竟,中期选举才过去一周,美国用选票否决了他支持的大多数知名候选人——从而也否决了他,这一点连共和党评论人士都赞同。他拖累了共和党如此之久,以至于共和党没能重新控制参议院,只是勉强夺回众议院。

由于担心更多灾难性结果,他所信赖的顾问和盟友都劝他不要再次参选,或者至少推迟宣布参选的时间。但这都是在浪费时间。特朗普站在台上,无精打采,连杰布·布什的儿子都忍不住置评,特朗普享受着掌声,但没有提出新理念或新方向。这是其他人拿出过的同一种表演的不同方式,但有一个关键区别:与竭力向我们展示他们有多热心公益的马斯克、贝佐斯和班克曼-弗里德不同,特朗普对此甚至都懒得表现出在意。

这是尤为直白的提醒,亿万富翁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他们是我们犯下的错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