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拜会”后,中美同意重启气候谈判

“这对气候谈判和气候行动来说是个好消息,”华盛顿环境组织气候和能源解决方案中心总裁纳撒尼尔·基奥恩说。

在埃及的数千名外交官和活动人士密切关注着拜登与习近平的巴厘会晤。

“这件事干系重大,”环境组织绿色和平驻北京政策顾问李硕说。他说美中两国需要释放一个讯息,那就是气候变化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足以令双方将分歧暂置一旁。

双方在中国代表团下榻的酒店举行了双边会议,在会前的开场白中,拜登似乎在敦促习近平就气候问题展开合作。

“我相信,世界希望中国和美国能在应对全球挑战中起到关键作用,从气候变化到粮食安全,到——为了我们能够一起行动,”拜登说。“美国时刻准备着这样做——与你们合作——如果你们也有此意。”

会后,白宫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两位领导人在气候变化及其它问题上“同意授权重要的高级官员负责保持沟通,深化建设性的行动”。

在沙姆沙伊赫,拜登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和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没有安排正式谈判,而代表近200个国家的参会者正在努力解决工业化国家是否应该赔偿发展中国家因气候灾害造成的损失和破坏的问题。

5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左)和中国特使解振华。
5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左)和中国特使解振华。 Gian Ehrenzeller/EPA, via Shutterstock

一位政府官员表示,这两人相识20年,在COP27上至少有过7次非正式会面。有人看到他们在公开场合一起讲话——有一次,解振华热情地抓住克里的手臂——有人看到克里走进了中国代表团的办公室。

至于克里和解振华从他们各自的领导人那里得到授权,对于气候大会余下的时间意味着什么,二人在周一都没有回答这一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