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商业帝国之困:当与中国的紧密联系从优势变为负担

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苹果公司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随着美中关系的恶化,以及两国政府都在干涉苹果的业务,该公司已经从全球化最成功的故事之一变成了全球化出现断裂的象征。

“苹果公司发现,地缘政治在驱动商业模式——而不是反过来,”胡佛研究所专门研究美国对华政策的访问学者马修·特平说。“这一系列供应链风险正在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负担。”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迫使商界领袖重新考虑长期以来在中国做生意的种种假设。几十年来,经济增长是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但习近平在上个月一次重要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上明确表示,国家安全和党的意识形态观念优先于商业考量。
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减缓了工厂产出并抑制了该国的经济增长,他的政府面临着来自商界领袖和市场的压力,要求放宽限制。但目前尚无明确迹象表明会做出改变。

技术研究公司“康特波因特研究”的分析师杰夫·菲尔德哈克表示,放松对新冠的防控措施可以让苹果填补部分供应短缺,并满足部分需求,但该公司在这个假日季的销售仍将受到影响。

苹果很难摆脱与中国的关系。该公司花了20年时间与制造伙伴合作,依靠该国庞大的供应商网络建立了巨大的工厂。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产品中添加了更多来自中国的零部件,并因为低廉的价格受益。

长江存储制造的一种电脑芯片可以降低苹果iPhone的生产成本。
长江存储制造的一种电脑芯片可以降低苹果iPhone的生产成本。 Oriental Image, via Reuters
为了限制在中国的风险敞口,苹果开始将一小部分新款手机转移到印度生产。而其他几种产品的生产则转移到了越南。但这两个市场能提供的工厂只有数万名工人——这只是苹果在中国生产规模的零头,它在中国的制造合作伙伴雇佣了大约300万工人。

苹果依赖像郑州的iPhone制造厂这样的工厂,该厂由其最大的组装合作伙伴富士康运营。康特波因特研究的数据显示,当新冠病例开始在该地区激增时,富士康将约20万名工人隔离在一家工厂的厂区内,该工厂可生产全球85%的iPhone。不久,新冠病毒开始传播,富士康艰难地在业务需求与国家极度严格的疫情政策之间寻求平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