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燃煤量增加,全球气候目标面临挑战

尽管俄罗斯入侵了乌克兰,但中国通过管道和液化运输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正在迅速增加。今年,中国通过东西伯利亚管道进口的天然气几乎翻了一番。但总的来看,俄罗斯天然气仅占中国能源消费的1%,不到中国天然气消费的十分之一。目前还不清楚中国准备从其北方邻国购买多少天然气,西方官员和能源分析人士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热切的猜测。

悬而未决的最大问题是,是否将建一条穿越蒙古国通往中国的更长管道,即所谓的“西伯利亚力量二号”管道。西伯利亚西部的天然气田曾一直为欧洲提供天然气。但俄罗斯总统弗普京为惩罚反对他入侵乌克兰的欧洲领导人,大幅减少了输送给欧洲的天然气。

俄罗斯一直很想建设“西伯利亚力量二号”管道项目,这条管道可满足中国十分之一的天然气需求。但中国似乎在故意拖延,并在考虑是否要深化与莫斯科的能源关系。寻求能源供应的多样化和低价格的长期合同是中国的一贯做法。

“中国还没有做出任何承诺,”莱斯大学的天然气和俄罗斯问题专家安娜·米库尔斯卡说。“他们在找便宜货。”

中国目前仍把重点放在煤炭上。北京地区保留一座大型燃煤电厂,以满足短暂高峰需求的策略与全球电力行业的普遍认识相悖。

天然气一直被认为是满足这种高峰需求的更好选择,因为燃气发电机组可在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内提高电力生产。燃煤发电机组从停机状态进入发电状态需要几天时间。

周希舟是长期研究中国能源问题的专家,目前任职于标普全球,他说,中国目前正在投入大量资金改造燃煤电厂,使它们更适合于满足用电高峰需求。让燃煤发电厂保持以30%到50%的产能运转,像中国在一些城市所做的那样,可让它们在可再生能源出现短缺时迅速实现满负荷运转。

山西省的一个煤矿。中国每年仅来自煤炭消费的碳排放量就超过美国与所有能源相关的年排放总量。
山西省的一个煤矿。中国每年仅来自煤炭消费的碳排放量就超过美国与所有能源相关的年排放总量。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东莞的一座天然气发电厂。燃烧天然气释放的二氧化碳大约是燃烧煤炭的一半,天然气为中国从煤炭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变提供了一个潜在的过渡。
中国东莞的一座天然气发电厂。燃烧天然气释放的二氧化碳大约是燃烧煤炭的一半,天然气为中国从煤炭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变提供了一个潜在的过渡。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给气候带来的危险是,电力公司可能不满足于只在部分时间里满负荷运转燃煤发电厂,美国前能源官员桑德罗说。“这种资产一旦建成,是否会有更多压力将其使用起来?”他问道。

北京已经开始允许电力公司在电力供应紧张时大幅提高煤电的每千瓦时电价。今年8月曾出现了电价飙升的情况,当时中国西南地区的一场干旱导致了水力发电量骤降、各地轮流停电的现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