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孤立,俄罗斯与缅甸“抱团取暖”

这次政变以及随之而来的动荡让中国头疼不已。中国外交部长王毅7月访问缅甸时没有见敏昂莱,只见了该国外交部长,这和以往有所不同。

“要我看,两国关系大概是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东南亚研究所地区战略和政治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伊恩·斯多里说。“敏昂莱至今没见过任何一个中国高层领导人,这是很说明问题的。”

8月,在俄罗斯莫斯科郊外举办的国际军事比赛上的中国士兵。
8月,在俄罗斯莫斯科郊外举办的国际军事比赛上的中国士兵。 Maxim Shemetov/Reuters

莫斯科在与缅甸军政府的往来中得到了一些好处,给自己的石油找到了又一个买家,此外在入侵乌克兰一事上,也争取到又一个至少没表达愤怒的国家。但缅甸对俄罗斯的依赖要大得多。

在军政府管理不善和全球能源价格暴涨的双重作用下,这个东南亚国家深受燃料短缺之苦。缅甸军政府发言人绍敏通上月表示,俄罗斯的石油“价格低廉”,第一批30000吨俄罗斯石油很快将运抵缅甸。相比俄罗斯卖给中国和印度的石油,这个量微不足道,但敏昂莱承诺向莫斯科“持续购买”燃料,并且用卢布支付。

“可以看到,这种专制政权的联盟给把制裁用作影响力的做法造成了麻烦,”国际危机集团亚洲项目主任劳雷尔·米勒说。

此外俄罗斯可能在武器供应上也盖过了中国,成为缅甸头号军火供应商,自政变以来,军方频频使用这些武器对付平民。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院(SIPRI)的数据,从2001年到2021年初,缅甸向俄罗斯购买了17亿美元的军火,与中国在这段时间里的供应量差不多。

SIPRI数据显示,缅甸在2021年从俄罗斯购买了一套防空导弹系统。政变后从中国进口武器的数据欠奉。

5月,缅甸仰光,一名司机在加油站等待汽车加油。
5月,缅甸仰光,一名司机在加油站等待汽车加油。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敏昂莱曾表示希望双方签更多军售协议,尽管有人怀疑深陷俄乌战争泥潭的俄罗斯不见得有货可卖。据发言人绍敏通说,近日访问俄罗斯时,他前去查看了将交付缅甸军方的苏-30战斗机的生产。

2000年代的大多数时间里,缅甸与俄罗斯的往来基本限于武器购买和军事训练。但今年双方进行了更多接触。8月,缅甸国防军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军事比赛。一个月后又与中国、印度及另外11个国家一道,参加俄罗斯在其远东地区进行的“东方-2022”大型军事演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