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征兵令下“消失”的莫斯科男性

“每天都很艰难,”奥利娅承认,和接受采访的其他女性一样,由于担心遭到报复,她要求不在文中使用姓氏。“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一向什么都是两个人一起计划的。”

她这样的大有人在。这座有1200万人口的首都仍然生活着大量男性,但无论是餐馆、潮人社区还是晚餐和派对之类的社交活动中,都能明显感觉到男人变得稀少了。莫斯科的知识阶层尤其是这样,这个群体的人往往有一些可支配收入以及出国用的护照。

本周,莫斯科红场附近。这座城市的女人们说她们的许多男性朋友因为害怕被征召而逃离。
本周,莫斯科红场附近。这座城市的女人们说她们的许多男性朋友因为害怕被征召而逃离。
快手发廊的许多客户和一半的理发师已经离开了俄罗斯。
快手发廊的许多客户和一半的理发师已经离开了俄罗斯。

有些男人厌恶对乌克兰的入侵,在战争爆发之初就走了;还有一些本就反克里姆林宫的人是因为担心入狱或受迫害而逃。不过多数人是在最近几周走的,要么是被征召了想逃避兵役,要么是担心普京会宣布戒严并关闭边境。

没人知道自普京宣布所谓“部分动员”以来究竟有多少人离开了这个国家。但成千上万的男人已经走了。普京在周五称已经征召了至少22万人。

据哈萨克斯坦当局称,至少有20万男性去了这个俄罗斯人不需要护照就可以入境的邻国。还有数万人去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以色列、阿根廷和西欧。

“感觉我们是一个女儿国了,”33岁的摄影师斯坦尼斯拉娃近日在她的生日会上说,来给她庆生的大部分是女人。“我在找男性朋友帮我搬家具,结果发现他们基本上都已经走了。”

最近的一个周一,在莫斯科的一个地铁站,乘客大多是女性。
最近的一个周一,在莫斯科的一个地铁站,乘客大多是女性。
在莫斯科二战博物馆的年轻学员。
在莫斯科二战博物馆的年轻学员。

许多留在莫斯科的已婚女性的丈夫已经离开,要么是因为收到了povestka——征兵通知,要么趁还没收到就走了。

“我会约朋友们一起喝红酒,聊聊天,互相打气,这样显得没那么孤单,”丽萨说,她的丈夫是一家跨国大公司的律师,在普京宣布动员几天前就收到了通知。他辞去了工作,逃到一个西欧国家,但43岁的丽萨没走,因为他们的女儿要上学,孩子的祖父母都在俄罗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