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战争中幸存的乌克兰代孕母亲

在今年2月俄罗斯入侵之前,乌克兰一直是代孕服务的主要提供来源,是少数几个允许向外国客户提供代孕服务的国家之一。经过春季的暂停之后,代孕机构正在恢复工作,令这个许多没有孩子的人所依赖的行业得以复苏,但批评人士这个行业具有剥削性,即使在和平时期,伦理和实务方面的问题就已经非常复杂

俄罗斯上周向乌克兰城市发射了导弹,这更突显了该行业危险的经营环境。

在采访中,十几位代孕母亲表示,她们获得的额外经济支持让她们能够离开被围困或经常遭到炮击的地区,从而帮助确保了家人的生存。但在某些情况下,代孕行业也让这些孕母面临居家时不会有的新危险,比如离开占领区时,她们需要通过俄罗斯设置的检查站。

和其他同意在基辅一家诊所接受采访和拍照的代孕母亲一样,维多利亚要求只透露自己的名字。其中一些女性有隐私方面的顾虑,另一些则有安全方面的顾虑,要么是担心留在俄罗斯占领地区的亲属,要么是因为她们自己在那里的种种关系。

代孕机构也在适应这场战争。除了帮助代孕妈妈和她们的家人转移到更安全的城市外,在孩子的生理父母艰难克服战争和疫情障碍抵达乌克兰之前,一些机构还不得不设法照顾孩子。一家名为Ferta的小中介公司的老板斯维特拉纳·布科斯夫卡把几个婴儿带到自己家里照料了几个月。

一位护士把新生儿交给代孕机构老板斯维特拉纳·布科斯夫卡。这个孩子是今年8月在基辅一家妇产医院由布科斯夫卡的一位代孕母亲生下的。
一位护士把新生儿交给代孕机构老板斯维特拉纳·布科斯夫卡。这个孩子是今年8月在基辅一家妇产医院由布科斯夫卡的一位代孕母亲生下的。
布科斯夫卡给代孕母亲生下的婴儿拍照,然后把照片发给孩子的生理父母。
布科斯夫卡给代孕母亲生下的婴儿拍照,然后把照片发给孩子的生理父母。
人们原本担心该行业会崩溃,尤其是在战争开始的最初几周,俄罗斯试图占领基辅,但没有成功,然而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忧被夸大了。尽管南部和东部地区还在战斗,远程导弹袭击的风险仍在继续,但目前乌克兰西部和中部的生活基本稳定。

“我们没有损失一个人,”乌克兰最大的代孕机构和诊所BioTexCom的医疗主管伊霍尔·佩切诺哈说。“我们设法把所有的代孕母亲从占领和炮击下救了出来。”

8月,乌克兰代孕母亲在基辅的BioTexCom诊所等待检查。
8月,乌克兰代孕母亲在基辅的BioTexCom诊所等待检查。
8月中旬,怀孕38周的代孕母亲戴安在基辅的BioTexCom诊所接受超声波扫描。
8月中旬,怀孕38周的代孕母亲戴安在基辅的BioTexCom诊所接受超声波扫描。

但是,几个月来,那些认为自己可以通过生育来赚钱的女性不得不首先保护自己的生命。

在首都郊外,代孕母亲在逃离被占领土时,睡在尘土飞扬的路边汽车里,面临俄罗斯士兵的审讯,还要住进地下避难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