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打破中国对海洋的控制了

国会于7月通过的《芯片和科学法案》旨在使美国的全球半导体来源多样化并支持美国制造商,这表明当两党对美国面临的风险产生一致看法时,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美国需要一个《美国船舶法案》,制定明确的国家海事战略,引导投资发展造船工业基础,并提供财政和其他支持,以帮助美国造船商和航运公司在国际市场上收复失地。美国还需要更换其大部分陈旧的船队,这些船只在海外冲突中随时待命运送军事物资,就像在波斯湾战争期间成功做到的那样,在台湾冲突中,这可能也是有必要的。

所有这一切都必定意味着推动招聘、培训和留住数以万计的美国熟练工人,行业复兴不能没有他们。美国拥有强大的海事教育基础设施,包括联邦商船学院、六个州立学院和其他各种教育项目。但造船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在商船上工作可能意味着要离家数周之久。积极的招聘计划需要从高中教育就开始,并真诚地传达这样的信息,即建造和运营船舶可以是一种安全、有益的职业选择,有助于让美国变得更强大。

更广泛的监管前景也需要改变,首先是目前的国际航运系统,该系统允许在利比里亚等“权宜船旗”国家注册的船舶运送美国货物,与悬挂美国国旗的船舶直接竞争。这些国家往往有最低的安全、劳工和环境标准,允许船舶以较低的成本运营,使受到更严格监管的美国船舶处于不利地位。

对抗中国的海上主导地位需要时间、金钱和承诺。但如果我们不能使美国进口来源多样化,并重建对全球海上供应链的控制,美国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与中国进行对抗时,面对的是一个能轻松打败自己的对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