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让亚裔成为校园多元化的牺牲品了

今天,增加多样性可能意味着给予一些黑人和拉丁裔学生优待,否则他们难以被录取。这种做法,无论有意与否,都在哈佛导致了亚裔学生变少的效果——2013年的一项内部调查发现,哈佛对亚裔美国申请者存有偏见。(为了避免有人认为我忘记了传承录取,我只想指出,我之前在这个通讯栏目中说过,我们也应该废除那些往往有利于富有白人学生的平权措施。)
当然,没有人明说哈佛的亚裔太多,但当年控制学生当中犹太人比例的理由与现在控制学生当中亚裔比例的程序是遥相呼应的,这令人不安。根据原告的数据,亚裔美国人申请者比白人更有可能被负面地评定为“标准优等生”,意思是他们在学业上是优秀的,但对哈佛申请者来说,就比较普通了。数据还显示,负责招生的官员还认为,与各方面情况差不多的其他种族申请者相比,亚裔学生不如他们讨喜。令人担忧的是,这与过去针对犹太学生的偏见何其相似。哈佛大学自己在2013年的一项内部研究中发现,若仅以学业成绩的排名作为录取依据,本科生群体中的亚裔将占43%,而当时亚裔的比例为19%。

没有理由认为招生系统中这些见不得人的偏见源自对亚洲人的轻视。相反,这么做是为了表明对黑人和拉丁裔学生没有偏见,是为了以多样性提升所有学生教育体验的说辞来证明这一点,并通过人为地压低亚裔学生的人数来实现这一点,同时希望他们一声不吭地接受这样的做法。

但尽管有这种所谓的善意动机,亚裔学生完全有权感到受到歧视并挑战这样的招生政策,它使得亚裔孩子的成绩不像黑人、拉丁裔或白人孩子的成绩那样受到同等重视,甚至是轻视。

而且,即使没有亚裔美国申请人遭遇不公这个弊端,认为多元化能极大促进教育的想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当然,多样性有各种好处:课堂上关于社会问题的讨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生活经验而丰富起来。但这些好处只涵盖了大学教育的一小部分。多样性无法传授西班牙语的不规则动词。对经济学的基础知识知悉,它也无甚帮助。

在内心深处,我想我们都知道,在一所每个学生都是来自科罗拉多州的白人的大学里,学生们完全有可能获得良好的教育。很少有毕业生会认为由于周围没有来自东北部或南部的孩子,他们的教育是不完整的。任何好处充其量只是辅助性的,不值得将其作为制定招生政策的基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