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放缓,多国深陷中国债务泥潭

在过去10年里,北京是许多国家的首选放贷国,为各国政府提供资金建设高铁、水电大坝、机场和高速公路。随着通胀攀升和经济疲软,中国有能力切断资金、提供更多贷款,或者免除一小部分债务以示通融。

疫情的影响挥之不去,再加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居高不下,贫穷国家的经济困境是显而易见的。许多国家向中国大量借款。在过去10年,巴基斯坦的整体公共债务翻了逾一番,其中来自中国的贷款增长最快;肯尼亚的公共债务增加了九倍,苏里南则有10倍。

巴基斯坦一片被淹的棉田,随着利率上升,该国面临着对中国更高的债务付款。
巴基斯坦一片被淹的棉田,随着利率上升,该国面临着对中国更高的债务付款。 Kiana Hay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洪水给巴基斯坦村庄瓦多科萨外造成的破坏。
洪水给巴基斯坦村庄瓦多科萨外造成的破坏。 Kiana Hay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贷款的性质加剧了挑战的严重程度。与西方政府或多边机构相比,中国以可调利率向贫穷国家发放的贷款要多得多。随着全球利率迅速上升,在这些国家的偿还能力最弱的时候,偿付金额却在飙升。而且几乎所有的贷款都必须以美元偿还,许多国家疲软的货币使还贷成本变得更高。

北京权势强大的政府部门之间的官僚斗争则使债务问题难以得到任何简单的解决方案,并有可能使之进一步拖延。一批新的部长将于明年3月上任,他们可能会重启解决债务问题的进程。

上个月,中国与法国一道就减少赞比亚债务的协议纲要进行了谈判,但最终细节仍有待公布。这是在所谓的“共同框架”下完成的,所谓“共同框架”是由最大的发达和新兴经济体组成的二十国集团为减轻数十个贫穷国家的债务负担而制定的一项计划。

8月,北京免除了对非洲国家约0.3%的贷款。它关注的是有着20年历史的违约债务,这是一笔中国极不可能收回的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