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疫情管控后,香港能否恢复“国际都会”的往日光彩?

香港疫情前的某些东西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

由于中央政府对香港实施涉及范围广泛的国安法带来的不确定性,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媒体公司和非政府组织已从2020年开始将员工转移到首尔和东京等其他亚洲城市。

香港一度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也不太可能回来。一些依赖香港开放边境的行业虽然保持谨慎的乐观,但对与新冠疫情有关的限制是否已放得足够宽没有把握。

一个较早的检验将是香港七人橄榄球锦标赛,这是香港最著名的体育赛事之一,将于今年11月举行,是疫情暴发以来的首次。

香港榄球总会行政总裁麦伟彬(Robbie McRobbie)说,由于国际企业赞助商们对赛事表达了不确定性,预售门票较2019年下降了30%。海外观众必须在入境后进行三天自我医学观察,然后才能去现场观赛。

“门票是否能售罄,现阶段还不确定,”麦伟彬说。还有一个问题是,350名运动员、教练、裁判和医疗支持团队在抵达香港的头三天里,是否需要呆在一个限于酒店和体育场的闭环内。

香港国际机场一个处于关闭状态的国泰航空服务台,摄于今年7月。
香港国际机场一个处于关闭状态的国泰航空服务台,摄于今年7月。 Louise Delmot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的一个市场,摄于今年6月。
香港的一个市场,摄于今年6月。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到目前为止,放松入境规定的主要受益者是旅游业经营者。“这是旅游业非常正向的方向,”新华旅游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尤满意说,新华旅游为人们安排去日本、欧洲和中国大陆的旅行。他表示,自从上周五官员宣布放松入境规定以来,他每天收到300多份有关旅行的询问。他补充说,就目前而言,询问主要来自当地居民,他们是近三年来首次去海外度假。

对其他人来说,放松入境规定的影响好坏参半。宣布放松入境规定后的第一个周末,餐饮集团Black Sheep Restaurants在香港各地的近40家餐厅都出现了收入下滑的情况,集团联合创始人赛义德·阿西姆·侯赛因说,因为居民们急于离开香港,开始计划已久的海外旅行。他说,新规定还不足以吸引人们来香港,他打算给政府写信抱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