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App在中国有了新“玩法”:交友

中国当局过去曾对约会应用采取过行动。2019年,监管机构指责探探和另一个平台“陌陌”听任用户在其平台上传播色情内容之后,这两个平台暂停了一些应用内功能。

但与中国监管机构已明文取缔的在线辅导和加密货币交易不同,约会及其他以社交为中心的服务受到的监管相对来说少得多,因为这些平台将自己的目标清楚地定位为帮助中国社会繁荣发展。

腾讯投资的交友软件Soul的创始人张璐表示,“孤独感就是我们核心要解决的问题。”中国最受欢迎的同性恋社交软件Blued,把自己宣传为一款公共卫生和增强艾滋病毒意识的应用。其网站强调艾滋病毒预防工作,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以及软件创始人受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高官接见的情景。(Blued的创始人已在上月辞职,间接地显示了在中国运营一款LGBTQ应用所面临的挑战,但该软件的下载量一直很稳定。)

“政府把交友软件视为一种可被国家有效利用的技术,而不是简单地打击它们,”密歇根大学社会学系和中国研究助理教授周云(音)说。

“不用这些软件,我也不会遇到这么多人,”瞿彤舟说。这张照片是在离她上海的家不远的地方拍的。
“不用这些软件,我也不会遇到这么多人,”瞿彤舟说。这张照片是在离她上海的家不远的地方拍的。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中国,乡下的媒人、父母,以及工厂老板曾经掌握大量建立亲密关系的权力,自网上交友平台在21世纪初进入中国后,这种控制权更多地落到了个人手中。许多人渴望这种变化,他们聚集在流行的即时通讯应用微信平台上,使用平台让他们与陌生人聊天的功能。

2010年代,随着陌陌、探探等模仿Tinder的约会应用出现,这个趋势加快了。陌陌、探探和Soul一起成了中国最受欢迎的三款约会应用,三者加起来的月活跃用户数已超过了1.5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