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头巾说不,对压迫说不”:女性站在伊朗抗议最前沿

“我们希望被听到,”她说。“我们没有领袖。这场运动的优势和力量就在于,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领导者。”

34岁的马里亚姆是曼扎达兰省北部的一名艺术家,她说她和她的朋友们不仅烧掉了她们的披肩,还剪了长发,剃了光头。

“这个宣言无需解释,”她说。“你无法控制我,也无法用我的头发来定义我。”

女性正在为她们的反抗付出血的代价。周六晚上,防暴警察用警棍殴打戈尔珊,使她头晕目眩,痛苦不堪,脖子动不了。(和其他接受采访的人一样,她坚持不透露姓氏以避免遭到报复。)

通过1979年革命夺取政权两年后,极端保守的穆斯林教士依据伊斯兰教法,要求政府办公室的女性戴头巾,然后是所有九岁以上的女人和女孩。他们宣称,头巾将保护女性的贞操和荣誉。

但这也成为该政权的一个弱点,象征着男人和女人都讨厌的社会限制,民众私下里蔑视这些限制。

上周,在德黑兰躲避防暴警察的女性。
上周,在德黑兰躲避防暴警察的女性。 Associated Press

几十年来,伊朗女性一直在反对强制要求戴头巾、穿宽松长袍以掩藏身体的法律。女权运动还推动抵制一些法律,但成效甚微,这些法律使男性的离婚程序比女性更容易,授予男性对孩子的专属监护权,取消对男性一夫多妻的限制,降低女孩的结婚年龄,并要求女性获得自己的丈夫或父亲许可后方能出行。

但目前的抗议活动已经远远超出了平时的活动人士群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