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有麻烦了

自从今年4月,俄罗斯军队无法拿下基辅、无法推翻泽连斯基政府变得明显以来,主战派就一直非常嚣张。在他们看来,莫斯科把目标降低为征服顿巴斯地区,从而确保一条通往已被吞并的克里米亚的大陆桥,似乎是无法容忍的缩小。在整个战争期间,俄罗斯的鹰派都受益于一个意想不到的传声筒——Telegram平台上的许多频道,其中一些频道有多达100万的粉丝,由随俄罗斯军队的战地记者操作。这些频道连续不断地发表评论,批评政府优柔寡断,呼吁彻底征服乌克兰,在俄罗斯进行全民总动员。
整个夏天,俄罗斯政权仍能应付这些批评。但今年8月,俄罗斯最著名的帝国理论家之一亚历山大·杜金的女儿达莉娅·杜金娜在莫斯科遇刺身亡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虽然肇事者和袭击目的尚不清楚,但后果却很明显。通过将这场战争带进莫斯科最华丽的社区之一,刺杀证实了鹰派对战争努力的悲观看法。杜金娜死后,主战派一直在利用她的“殉难”,以明显的末世论口吻再次呼吁全面战争。
最近几周的军事逆转给了主战派可乘之机。车臣共和国臭名昭著的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呼吁“自我动员”,他邀请地方精英每人招募至少1000名公民,征集总共约8.5万名新兵。民族主义右翼的另一关键人物、俄共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呼吁“最大限度地调动兵力资源”,并呼吁克里姆林宫将这场冲突称为战争,而不是“特别行动”。神秘的雇佣兵组织瓦格纳集团的实际头目叶夫根尼·普里戈津一直在招募囚犯,将他们送往前线。

主战派的批评显然切中了要害。虽然普京没有宣布大规模征兵,但他征召约30万军人的所谓“部分动员”,已给了主战派很大的鼓舞。同样,在被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南部的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举行公投的计划也与普京的鹰派支持者一致,公投的设计是为了重新划定这场冲突的性质。还有迹象表明,普京可能会升级对国内的控制,采取更多的镇压手段。

例如,俄罗斯政府正在加强对学生的灌输,并对其认为有害的艺术内容制定新限制。就安全部门而言,他们已在集中力量镇压异见,逮捕和监禁以任何方式表达反对意见的人。在大学里,学生和教授正面临着切段与西方同行联系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已经广泛的镇压行动可能会得到更严格的执行,拖累更多的俄罗斯人。
这种做法并不是没有危险。俄罗斯公民对战争的兴趣,以及随之而来的全国团结一致效应正在减弱。更强烈的镇压,加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征召入伍,让人们对战争的人力代价有越来越强的意识,可能导致国人对战争完全失去兴趣。更多年轻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俄罗斯人可能会离开这个国家,一些人已经这样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