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对抗倦怠感,你需要的不是“躺平”

我还向他们介绍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晚上”原则——承诺每周至少花几个小时做一些工作和家庭之外,你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与“躺平”一样,这有时可能意味着比平时提早一点下班,但重点不是要做得更少;这个想法是,加入合唱团、垒球队或任何有预期出勤率的活动,都会促使你理清后勤安排,必要时安排好孩子的照料,然后就去——即使生活似乎太忙,没时间考虑这样的事情。

而这也是有效的。在九周的过程中,参与者开始感到他们的时间表里充满了他们主动选择、可以期待的活动——结果是,时间感觉更充裕了。从项目开始到结束,他们对自己如何利用时间的总体满意度上升了16%。九周后,当被问及如何度过“昨天”的闲暇时光时,参与者的满意度上升了20%。他们甚至报告说,他们在职业目标上取得了更大的进展——这与躺平几乎是相反的——因为他们增加的精力和投入溢出到生活的各个领域。

我们每个人每周都有同样的168个小时。但时间也和我们给自己讲的故事有关。当生活充满了必须做的事情,中间只有短暂的休息时间时,我们会被责任击垮。但如果加入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让它们与那些必须做的事情竞争,我们对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我们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更多的掌控感。

汉娜·博根斯伯格是我这项时间研究的参与者,她发现情况正是如此。作为一名忙碌的软件工程师,她和身为护士的丈夫一起抚养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她的日程很充实,工作经常被挤到晚上和周末。添加其他内容似乎并不是获得时间满足感的明显途径。但她同意试着给自己留一个晚上——每周二和姐妹们打一场网球,后来又加上一个固定课程。

“每周有一个小时,我所有的胡思乱想都被平息了,”她告诉我。当她通过网球休息了一小时后第一次回到家时,她的丈夫对她说:“你看起来容光焕发。”博根斯伯格告诉我,打网球让她在一周剩下的时间里感到“精力充沛”,她发现自己也因此更关心家人了。“我认为,当我没有坚持给自己真正的闲暇时间时,会有一点怨恨,”她说。“但现在,知道日历上有了受保护、可以把其他事情排除在外的时间后,这种情况得到了缓解。”

几年前的另一项研究发现,与那些被允许提前15分钟离开实验室的受试者相比,被要求花15分钟时间帮助学业有危险的高中生编辑论文的大学生报告的空闲时间更多。从逻辑上讲,这是说不通的,因为那些早离开的人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但是把时间花在帮助他人这种有益的、参与性的活动上的人,会觉得自己的时间不那么匮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