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冕到国葬:伊丽莎白女王与一代人的生命见证

包括各国领导人在内的嘉宾名单也展现了另一种软实力——拜登总统就是嘉宾之一。许多试图分析这次葬礼的人都在寻找轶事,希望能反映女王不面对公众时的角色,作为一种微妙的力量推动她的王国利益,超越了政治家争夺头条新闻的狭隘眼界。

1957年,女王在圣诞节广播中说:“在你们中的许多人看来,我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一个相当遥远的人物,历史上的王位继承者。”

“我不能带你们上战场。我不给你们法律或主持正义。但我可以做其他的事情。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把我奉献给这些古老岛屿和我们兄弟国家的所有人民。”凭借她惊人的长寿——她去世时已经96岁——女王似乎信守了诺言。

1957年,伊丽莎白女王向人民发表圣诞文告。
1957年,伊丽莎白女王向人民发表圣诞文告。 Associated Press

对此,她的子民报之以普遍的认可。随着女王的去世,英国人可能希望能有一种新型的君主制,不再那么依赖帝王威仪的神秘感,更高效,更愿意把同样的一颗心付诸于君王事业,这样的约定能否得到延续或重塑,就要看查尔斯的了。

对那些回忆着加冕日的粗糙画面的人来说,这里面还有另一层意义。剥去葬礼令人惊叹的奢华与壮观,还可以看到刻在她的儿孙脸上那些真实的哀思与悲恸。王子与公主也是会感到痛苦的。

对一些人来说,这让他们想起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时那种难以捉摸的伤痛。有人想到自己所爱之人被以其它方式夺去生命。女王之死让英国人沉浸于自己的伤痛,唤起期待中的宣泄与释怀。

周一晚些时候,下葬仪式的后半段在伦敦西部的温莎堡举行——去年伊丽莎白在那里安葬了菲利普——王冠、宝珠和权杖终于从灵柩上取下,让这些俗世权力的象征正式脱离她的掌控。在下葬之前,一名高级官员将一根象征性的官杖折断,放在灵柩上。如果说一场转变即将开始,此刻就是播下种子之时。

送葬队伍前往温莎城堡。
送葬队伍前往温莎城堡。 Mary Tur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