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之行给习近平带来了什么

“出自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之口的话,与中国省级官员在他们有机会称赞现任领导人时说的完全一样,他们用的是同一个脚本,”康奈尔大学当代中国社会和文化史副教授孙沛东说。

中国宣传机构为习近平塑造的形象不无夸张。据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的网站,该国领导人向习近平授勋时表达了对他“作为政治家”的尊敬,没有称习近平是“最伟大的政治家”。许多中亚国家虽然欢迎中国的投资,但对过于依赖中国政府持谨慎态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人民,与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少数民族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甚至家庭关系。不少人对中亚民族在中国遭受大规模镇压表示担忧

但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广泛影响已经以不可否认的方式重塑了该地区的格局。

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将中亚视为贸易扩张、能源安全、民族稳定和军事防御的重要前沿。中国在整个中亚地区修建铁路、公路和油气管道,扩大教育交流。

虽然这些曾经的苏联中亚加盟共和国仍与莫斯科有公路、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联系,但它们现在与中国的贸易越来越多。美国去年从阿富汗撤军,削弱了自己在地缘政治上抗衡莫斯科和北京的作用。普京后来入侵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军队最近在乌克兰遭受接二连三的耻辱性失败,也许会给中国政府在中亚地区占据优势提供空间。

上周五,北京一家餐馆的大屏幕上有关习近平出访的新闻报道。
上周五,北京一家餐馆的大屏幕上有关习近平出访的新闻报道。 Tingshu Wang/Reuters
习近平在中亚地区的野心被一个因素复杂化,那就是他与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结盟和个人关系,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已在中亚地区引起了不安。习近平经常称普京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今年2月他曾颂扬这种友谊“没有止境”。上周四,习近平看来想拉开与普京的距离,至少在公开场合,习近平只字未提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并且还向中亚领导人保证,中国会维护他们的主权。
中亚地区担忧俄罗斯扩张主义最为明显的表现是普京的盟友、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今年6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一个论坛上的发言,他说,他不会承认俄罗斯在被其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设立“准国家”。这种反对克里姆林宫的说法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今年1月,普京曾应托卡耶夫的请求,派兵进入哈萨克斯坦平息当地的叛乱,稳定了他的政府。

“这些是资源丰富的国家,人口相对稀少,如果普京对它们的控制减弱,中国就会变得聪明,见机行事,”前美国贸易官员、曾经担任世界银行中亚和中国问题专家的哈利·布罗德曼说。

今年年初哈萨克斯坦发生叛乱后,普京曾应托卡耶夫总统的请求派兵进入该国,帮助后者稳定了统治。
今年年初哈萨克斯坦发生叛乱后,普京曾应托卡耶夫总统的请求派兵进入该国,帮助后者稳定了统治。 Pavel Mikheyev/Reuters

在大国之间走钢丝是中亚地区熟悉的事情。因拉迪亚德·吉卜林而流行起来的“大博弈”这个词,描述的就是俄罗斯和英国在19世纪争夺中亚控制权的竞赛。俄罗斯对中亚影响力在1979年达到了顶峰,那年,苏联军队占领了阿富汗,12年后,随着苏联的解体,这种影响力减弱了。

中国的人口是俄罗斯的九倍,经济规模是俄罗斯的十倍,在新版本的“大博弈”中,中亚地区长期以来也一直对中国持谨慎态度。多年来,中亚国家一直严格限制来自中国的移民,并采取了其他一些措施。这些国家还从美国寻求投资项目,例如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建设火车机车制造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