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签署行政令强化对中国在美技术投资的审查

虽然命令中没有具体提到中国,但习近平主席在七年前启动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涵盖了所有这些领域,而美国也正在对这些技术投入更多联邦资源。

某种程度上,这项总统命令算是正式对该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做出了更宽泛的新解释,而这种权限的扩张已经持续了多年。白宫官员表示,他们认为拜登下令让外国投资委员会专注于某些技术,并不需要修订其授权法律,这一惯例可以追溯到福特政府任内该委员会刚创立的时候。

在其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里,外国投资委员会都只审查外企试图收购涉及敏感技术的美国企业控股权的交易。它曾叫停过多起此类收购,通常是因为断定这些企业提供了武器系统或情报机构使用的产品。(该委员会由国防部官员和情报官员构成。)在其它情况下,也有美国企业被要求要在收购完成前放弃敏感产品或技术。

但随着时间推移,可以明显看出外国企业不需要掌握一家公司的多数股权也能获取关键技术。因此,在过去七年左右的时间里,这个跨部门组织的职权范围显著扩大,如今甚至有权否决少数股权投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对中国国有企业在硅谷等地设立风险投资基金行为的担忧,其目的是为了尽早接触到新技术。

白宫的一份声明称,这项新命令将把这种监管程序正式化,关注点并不在于投资规模,而是要看技术本身的性质,包括“可能损害国家安全的技术进步及应用”。

只要一项技术可能带来这种风险,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成员无需确认该技术目前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也能进行决策。例如,能创建或破解强大数据加密的人工智能软件或量子计算机就可能引来政府采取行动,以阻止该技术落入中国或其他竞争对手的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