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未来会变得怎样?中国是关键

但是,令我们无法看清的原因不仅仅是信息的缺乏。中国前所未有的气候事件对于美国人来说也是很难处理的,因为在我们自己讲述的,以及试图向世界讲述的关于气候变暖的故事中,中国扮演着一个非常不稳定的角色——这个故事通常是道德层面的,关于好人与坏人、有罪与无辜的故事。当极端天气袭击中国时,除了表面明显的意义之外,其他方面的“意义”变得更加模糊。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看待中国在气候方面扮演的角色,我们就更难理解中国在气候方面所遭受的痛苦。

多年来,对于关注气候问题的左翼人士和右翼人士来说,中国一直是一个好用的修辞上的试金石——气候和能源民族主义者经常把中国描述为一个糟糕的角色和不可靠的伙伴,而激进的环保主义者则把中国描述为一个典型,证明如果政治结构中没有那么多麻烦的否决点,人们在气候方面可以做些什么。这些相互矛盾的描述总是更多依赖于随意的刻板印象,而不是真正的观察。但是,就像任何有用的论点一样,它们也有一些真实的基础。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气候污染国,而且现在的煤炭使用量约占全球的一半,碳排放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这一份额还在增长,是美国的两倍多。(尽管按人均计算,美国的表现要差得多。)

但是,如果说现在的中国对未来气候造成的破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大得多,那么,中国在过去10年里也一直是清洁能源领域最强大的力量。去年,中国安装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超过了美国、欧洲、拉丁美洲、中东、东南亚和非洲的总和。尽管可再生能源价格的暴跌通常被视为没有明确发起者的全球市场成功故事,但是,对价格暴跌做出最大贡献的可能就是中国制造业的投资和创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在新疆可怕的条件下进行的。)

这个故事就算到这里结束,也已经足够令人困惑了:作为一个全球巨兽,中国同时扮演着英雄和反派的角色。但中国在气候地缘政治格局中似乎也同样占据了一个令人困惑的位置,因为这一格局最近也发生了变化。10年前,甚至是五年前,气候外交往往意味着口头上呼吁全球合作,而现实的政治努力则是致力于比对手行动得更慢。今天,脱碳的进程仍然过于缓慢,但其发展已经足以令外交态势发生转变,从比赛谁更无所作为转变为谁更能采取行动。气候投资正在美国蓬勃兴起,随着《芯片法案》和IRA气候法案的通过,美国确实已经加入了Politico最近所说的一场全新的“绿色能源军备竞赛”。

力量格局也在发生变化,这不仅体现在贸易协议、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以及中国在南希·佩洛西访问台北后取消双边气候谈判等方面。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尤其是自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美国早期疫情应对的表现拙劣以来,沉迷于美国衰落叙事的人往往把中国视为令人生畏、不可避免的继任者:这个国家拥有压倒性的人口,受到阻力相对较小且蓬勃发展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指导,却没有美国这里似乎不可避免的各种政治功能障碍。该国仍然是一个明显的地缘政治对手,而且刚刚在一项科学贡献指标上超过美国:它发表了世界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期刊论文。但最近发生的事件使中国本来明晰的近期发展变得复杂了起来。

首先,事实证明,这个国家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而且它正朝着缩小的方向发展。联合国现在预测,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可能会减少一半,同时也会急剧老龄化——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或多或少支持了这一预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