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冷战胜似冷战:美中冲突与斗争加剧

康奈尔大学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本月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双方“已经处于一场全球斗争之中”。

白洁曦在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考虑到双方之间的高度不信任,有必要进行新的讨论,尽管不一定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那种全面接触。“鉴于双方的高度不信任,这类讨论的目的不应该是制造一个让双方都会将其视为特洛伊木马的新框架或新口号,”她说。

上月的台北。佩洛西访台后,中国取消了三轮与美国的军事会谈。
上月的台北。佩洛西访台后,中国取消了三轮与美国的军事会谈。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冷战期间的权力均衡与现在不同。苏联从来都不是美国的经济竞争对手,而且美国还能利用苏中不和。

尼克松总统利用了毛泽东对苏联老大哥的不满,把他争取到了美国这边。尼克松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用新的美中结盟做砝码,说服了苏联人加入到军控谈判中来,这些谈判一直持续到后来的几届政府。

这些谈判与首脑会议交织举行,让国家领导人在会晤时有实质性的议程,并相互作出保证。

“今天,我们的军备控制议程已不复存在,实际上,军控议程已出现了逆转,”曾先后担任美国驻中国和驻俄罗斯大使的洪博培(Jon Huntsman)说。

美苏之间的交流从未少到两国目前的程度,洪博培说。“中国人简直就不想发生往来,”他说。“把灯一关。音讯全无。”

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期间在上海参观一个展览。
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期间在上海参观一个展览。 Bettmann/Getty Images

美国对中国似乎在迅速扩大核武库感到担忧。去年7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核专家说,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中国正在西部沙漠地区建造100多个核弹发射井。

拜登在去年11月与习近平通电话时,曾向习近平建议,两国就“战略稳定”展开会谈。“战略稳定”的说法涵盖了核战略和危机管理,华盛顿研究机构“国防优先事项”的亚洲事务主管金莱尔(Lyle Goldstein)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