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女王,而不是她的帝国

在人们评价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创纪录的统治历史时,“一个时代的终结”将成为一个反复使用的词语。她像所有君主一样,既是个人,又代表着制度。她的两个角色有不同的生日——她真实的生日在4月,而官方生日则在6月。并且,作为君主,虽然她自己的名字得以保留,但她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头衔。她在公众面前不能表达个人意见和情感,就连她随时携带的手袋也被揣测为装着钱包、钥匙和手机这样的日常物件。除了她对马和狗的喜爱之外,我们对她的内心生活知之甚少,因而醉心于海伦·米伦、奥利维亚·科尔曼和克莱尔·福伊的那些入微演绎。

女王对她的职责有着深刻而由衷的责任感——她的最后一项公开活动是任命她的第15任首相——她在这些工作中的不懈表现注定将会被人们缅怀。她一直是稳定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已然动荡不安的时代,她的去世将在世界各地掀起悲伤的涟漪。但我们不应该把她的时代浪漫化。因为女王还是一个形象:她是一个国家的面孔,在统治期间,她见证了几乎整个大英帝国解体成为大约50个独立国家,并且全球影响力显著降低。由于制度,加上她异乎寻常的长寿,作为英国及其前殖民地的联盟英联邦的元首,她给数十年的暴力动荡披上了一层无动于衷的传统主义外衣。因此,女王帮助掩盖了一段血腥的去殖民化历史,其规模和尚未得到充分承认。

伊丽莎白在战后即位之时,糖仍然是定量配给的,人们仍在清理轰炸造成的残砖碎瓦。记者和评论员迅速将这位25岁的年轻人形容为浴火重生的凤凰,将带来一个崭新的伊丽莎白时代。这样的类比也许无可避免,用意也十分明确。16世纪下半叶的第一个伊丽莎白时代标志着英国从二流欧洲国家崛起为雄心勃勃的世界强国。伊丽莎白一世扩大了海军,鼓励私掠,并授予贸易公司特许权,为横贯大陆的帝国奠定了基础。

1953年,伊丽莎白女王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后,记者和评论员迅速将这位25岁的女王描绘成浴火重生的凤凰,将带来一个崭新的伊丽莎白时代。
1953年,伊丽莎白女王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后,记者和评论员迅速将这位25岁的女王描绘成浴火重生的凤凰,将带来一个崭新的伊丽莎白时代。 Associated Press

伊丽莎白二世成长之时的英国王室尽管在国内的政治权威已经萎缩,但其在大英帝国的重要性却在膨胀。英国君主直辖殖民地越来越多,包括香港(1842年)、印度(1858年)和牙买加(1866年)。维多利亚女王于1876年宣布成为印度女皇,对帝国的热爱在她治下得到大肆发扬;她的生日从1902年起被定为帝国日。王室成员在殖民地进行了奢华的仪式之旅,赐予亚洲和非洲土著统治者一大批勋章。

1947年,伊丽莎白公主在南非的一次王室之旅中庆祝她的21岁生日,并发表了一篇被广泛引用的演讲,她在演讲中承诺:“我的一生,无论漫长还是短暂,都将致力于您和我们同在的伟大王室。”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时,她正在肯尼亚进行另一次王室之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