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首相特拉斯:新“铁娘子”如何应对内忧外患?

在2014年担任环境大臣期间,她因一次演讲而受到广泛嘲笑——她在演讲中漫不经心地指出,英国三分之二的奶酪都是进口的,然后皱着眉头并拿腔拿调地说:“这简直是耻辱!”

她在反对英国退出欧盟的运动中更有说服力。特拉斯对一家食品和饮料行业团体说:“我认为英国人是明智的人。他们完全理解,在经济上,英国留在改革后的欧盟会更好。”

2010年,特拉斯在诺福克郡西沃尔顿为保守党拉票。
2010年,特拉斯在诺福克郡西沃尔顿为保守党拉票。 Chris Radburn/Press Association, via Associated Press

在2016年投票后,特拉斯改变了方向,成了英国脱欧的啦啦队长。前不久,她说:“我错了,并且我准备承认我错了。”她辩称,关于英国脱欧灾难性影响的警告被夸大了,实际上脱欧带来了益处。

虽然很少有人指责特拉斯年轻时从自由民主党转向保守党,但许多人批评她在英国脱欧后又对反过来支持脱欧。“这不是一个严肃的回答,”来自研究机构“英国在变化中的欧洲”的拉特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你让与最大贸易伙伴的贸易变得更加困难,就会损害你的经济。”

这个180度转弯并没有阻碍她的事业。在约翰逊于2019年任命她为国际贸易大臣之前,特拉斯在司法部和财政部工作过。她访问过世界各地,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签署了脱欧后的贸易协定。分析人士指出,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是只是复制粘贴和欧盟的贸易协定,但她获得了知名度。

“在很早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可能是首相的候选人,”罗伯特·莱特希泽说,他作为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代表,曾与和特拉斯就一项跨大西洋协议进行谈判。

特拉斯一直以来都对颠覆性的力量表示迷恋,比如对叫车服务优步(Uber)。她曾在Twitter上发帖称,年轻一代的英国人是“出门叫Uber、住Airbnb、在Deliveroo叫外卖的自由战士”。

在上个月参观捷豹的生产设施,这是竞选党派领导人的活动之一。
在上个月参观捷豹的生产设施,这是竞选党派领导人的活动之一。 Pool photo by Jacob King

“她一直非常热衷于将自己定义为颠覆者,并将其与有利于国家的政治方针联系起来,”伦敦研究机构查塔姆研究所所长布朗文·马多克斯说。“这令人耳目一新,但显然也存在危险。”

和撒切尔一样,她也将自己描绘成西方民主的坚定捍卫者。特拉斯于2021年被提拔为外交大臣,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上甚至比约翰逊更胜一筹。“普京在乌克兰必须失败,”她在3月访问立陶宛时宣称。她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战争前夕举行了一次以气氛冷漠而著称的会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