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地封控影响约6000万人,民众日渐厌倦

对许多人来说,成都的恐慌性抢购凸显了之前的封控——尤其是今年早些时候上海长达两个月的艰苦封控——给人们造成了多大的震撼。尽管成都官员试图让居民放心,称食品供应充足,但上海也曾做出类似的保证,结果却出现了普遍的食品和药品短缺的报道
成都官员的行为已经考验了居民的信任。上周,有关部门下令对一名男子行政拘留15天,当局指控他在社交媒体上散布有关即将实施封城的虚假谣言。两天后,成都真的实行了封控,社交媒体上爆发了对该男子的支持和对政府的愤怒。
今年6月上海封控期间,抗议的人们试图突破一个隔离围栏。
今年6月上海封控期间,抗议的人们试图突破一个隔离围栏。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大家都很害怕,害怕情况会变得像上海一样,”从事白领工作的马修·陈说。他在成都封控之前来这里出差,现在被封控困在了成都。

尽管如此,他认为除了忍受外几乎别无选择。“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这些政策已经非常厌倦,不支持它们。但我无能为力,”他说。“我只能等着。”

不惜一切代价清零的努力也在深圳引发了大范围封控。深圳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大都市之一,是腾讯和华为等大型技术企业总部的所在地。当地政府在周末下令深圳1800万居民中的大多数待在家里,学校推迟开学,大部分公共交通停运,因为在过去一周里发现了约400个病例。

海南省部分地区以及新疆和西藏地区的封控正在延长,这些度假胜地上月暴发的新冠疫情导致数千名游客被困酒店,有时还得自己付费。据中国新闻媒体财新报道,周末期间,至少有33座城市处于某种形式的封控措施下。
随着限制措施扩大到全国各地,公众的不满情绪也在蔓延。成都病毒检测系统的崩溃引发了对责任公司的公愤,网上的评论者指出,在老百姓因封控遭受经济损失的时候,与新冠病毒封控有关的一些行业正在盈利。在提交的公开文件中,病毒检测公司报告的收入在飙升
医务工作者在深圳一个小区采集检测拭子。在这座正在采取封控措施的城市,官员们想方设法不把这些措施称为“封控”。
医务工作者在深圳一个小区采集检测拭子。在这座正在采取封控措施的城市,官员们想方设法不把这些措施称为“封控”。 David Kirton/Reuters
有近300万人口的中国东北城市大庆采取封控措施已有约两周时间,当地官员承诺对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一条报道进行调查,报道称一名孕妇因新冠病毒限制措施被拒诊后流产。
就连政府似乎也知道人们的耐心正在耗尽。在许多最近采取封控措施的城市,官员们竭尽全力不把这些措施称为封控。深圳的地方官员只是把周末的要求描述为“全区全员核酸检测”,然后补充说,居民在做检测后应该立即回家。成都的公告称,全体居民应“原则居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