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戈尔巴乔夫和自由主义胜利的幻觉

“俄罗斯人不能接受戈尔巴乔夫的一点是,他白白放弃了帝国,”鲁普尼克说。

但帝国复辟的代价高昂。说波兰和匈牙利加入北约是为了寻求北约的保护并非没有来由。就像俄罗斯通过入侵激活了乌克兰的国家意识一样,它也让北约的意义获得重生。俄罗斯认为,北约应该随着苏联的解体而消失。

因此,由于戈尔巴乔夫,一亿中欧人获得了自由,在他去世的那一刻,他脑海中的那个和平统一的欧洲大陆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遥远。历史不会直线前进。

对中国来说,这个教训是显而易见的——1989年,就在中欧挣脱苏联的桎梏之际,中国对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活动进行了镇压。戈尔巴乔夫太软弱;实现现代化的唯一途径是以武力为后盾的威权改革。

但西方对戈尔巴乔夫的亏欠是巨大的,因为他推翻的是一个极权帝国。前法国驻莫斯科大使西尔维·伯曼说:“他是一个和平之人,虽然晚年满腹牢骚,但他愿意结束冷战,并降低核对抗的风险。”

1961年,面对苏联对一个自由柏林的紧迫威胁,约翰·F·肯尼迪总统说:“我们不能与那些说‘属于我的不能谈,属于你的可以谈’的人谈判。”

那是赫鲁晓夫会说的话。戈尔巴乔夫倾向于谈判而不是坦克,他改变了世界,也失去了他的国家。

周三,在柏林的“统一之父”纪念碑,有人在戈尔巴乔夫的雕塑上献上了玫瑰花。
周三,在柏林的“统一之父”纪念碑,有人在戈尔巴乔夫的雕塑上献上了玫瑰花。 Lisi Niesner/Reuter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