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给苏联带来自由,但没能拯救它

这种兴奋并不局限于苏联。在整个苏联阵营和世界各地,一位大胆的新领导人的崛起甚至在他升到最高位之前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在被认定为克里姆林宫二号人物后,戈尔巴乔夫访问伦敦,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标题宣称:“一颗红星在东方升起”。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发表了她著名的判断:“我喜欢戈尔巴乔夫先生。我们可以一起共事。”
当时的西德公民生活在一个分裂国家,被巨大的武器阴影所笼罩,他们以一种特殊的热情迎接戈尔巴乔夫结束冷战的努力。我记得,在当时西德首都波恩巴洛克风格的老市政厅,他在里面的宾客签到簿上签名,外面的人群则在高呼戈尔比!戈尔比!”。1989年那次访问前夕的民意调查显示,当被问及戈尔巴乔夫是否是一个他们可以信任的人时,回答“是”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90%。
1989年10月,戈尔巴乔夫访问东柏林,与年迈的共产党领导人一起庆祝东德建国40周年,那里也出现了“戈尔比!戈尔比!”的欢呼声。这次访问直接催生了一个月后柏林墙的倒塌。在美国,一个流行的说法将这一历史性事件归功于罗纳德·里根,但戈尔巴乔夫在整个东欧释放出的力量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性。
然而,戈尔巴乔夫是改良者,不是革命者。苏联解体九个月前,他在今属白俄罗斯的明斯克向听众坦言:“我不羞于说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坚守共产主义理念,到死也不会改变。”

他没有理解的是,放松一个建立在胁迫、权力和恐惧之上的制度等于在摧毁它,而克里姆林宫的那些白发苍苍、冷酷无情的前任们凭直觉就知道这一点。当苏联社会从苏联专制主义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时,戈尔巴乔夫改革经济的努力却和以往所有改革一样,撞上了同一块石头:特权的、腐败的共产党机构。

他尝试了经济休克疗法,然后扭转方向,然后尝试武力,但这一切都太少、太晚了。没有残酷的镇压手段,苏联解体了,经济停滞不前。1991年8月,共产主义强硬派试图用武力夺取政权,但被鲍里斯·叶利钦镇压下去,而苏联也只能再存活几个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