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病毒如何颠覆了科学家的认知

5月下旬,奥金联系到数位国内外同仁,对猴痘进行了后来被证明是规模最大的研究。最终,有来自16个国家的数百名医生提供了他们所诊治的病例信息。

他们改变了病例报告的形式,更突出疾病症状,并增加了单一痘疹、喉咙或直肠病变以及并发症的可能性,奥金表示,这些特征此前都“不属于国际上对猴痘病例的定义”。

对528名患者的结果分析发表在7月21日刊出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几天后,奥金通知了数家国家级卫生机构,他相信这些发现应该会改变医生在诊断患者时参考的病例定义。
伦敦大学玛利皇后学院的传染病医生克洛伊·奥金。“我的嗓门是很大的,”她说,“但我依然很难得到回应。”
伦敦大学玛利皇后学院的传染病医生克洛伊·奥金。“我的嗓门是很大的,”她说,“但我依然很难得到回应。” Suzie Howe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英国卫生安全署和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同一天做出了答复。英国三天后在猴痘病例定义中添加了其中一些新症状。欧洲疾控中心则邀请奥金陈述她的发现。

在7月下旬的一次采访中,奥金表示,在疫情期间,公共卫生机构被当作专家,官员们会向医生科普疾病及其治疗办法。但亲眼目睹症状的人还是临床医生。

“在我看来,咨询该领域的临床医生可能会有所帮助,”她说。她还表示,国家级卫生机构在此次疫情中对猴痘病毒多种表征的了解一直进展缓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