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芯片强国理想为何在现实中碰壁

中国政府用来引导国内芯片行业发展的“大基金”和清华紫光集团取得的结果好坏参半。

业内人士说,中国芯片制造商在过去五年取得了比过去十年更大的进步。据位于华盛顿的行业组织和游说团体半导体工业协会的分析,2020年,该国的芯片销售额增长了30.6%,达到398亿美元。

半导体的产业链极长,中国取得的大部分进展都位于它的低端,在更先进的细分市场上的差距仍然很大,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缩小。中国在芯片上的花费仍然高于其他任何进口商品。

尽管有大量的政府资金和补贴——或者正因如此——还是出现了失败。根据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旗下杂志《中国经济周刊》的分析,2020年前10个月,注册为芯片相关的企业超过5.8万家。该杂志称,一些公司过去从事的是时尚、建筑和其他行业,更改注册信息只是为了轻松获得资金和廉价的土地。至少有六个投资10亿美元的半导体项目已经破产。
然后是赵伟国的清华紫光集团,自2020年底,该公司开始在巨额债务崩溃。今年它被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以近549亿人民币的交易收购,该公司由一家投资公司牵头的财团组建。
尽管有这样的混乱,自2014年成立以来已筹集近500亿美元的“大基金”似乎在财务上表现良好。该基金的负责人丁文武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它既要服务于国家的战略目标,又要盈利。但批评者指责它投资低风险项目,而不是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亏损但最终会产生技术影响的高风险项目。

不难想象,北京看了这些结果后会认为它的表现平平。看上去更多是逐利,而不是爱国义举——这与习近平想要看到的相反。

中国东营的一条半导体生产线。习近平说,中国的繁荣和安全取决于技术自力更生。
中国东营的一条半导体生产线。习近平说,中国的繁荣和安全取决于技术自力更生。 Zhou Guangxu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习近平一再表示,他希望看到更多的成果,比如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两弹一星”,当时中国在经济条件差和国际环境恶劣的情况下研制了自己的核弹和氢弹以及第一颗卫星。

2019年以来,在攻克关键科技挑战的背景下,“举国体制”一词也开始出现在习近平的讲话和党的文件中。该体制是中国1950年代至1970年代计划经济时期的遗留,在那个时代,政府通过行政命令来动员和分配资源。许多中共理论家认为,新的举国体制将政府指挥和市场作用力的好处结合起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