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对“对称脸”滤镜如此着迷?

对称性甚至对现代物理学至关重要。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天体物理学主席莫迪凯-马克·马克·洛在电子邮件中解释说:“即使是爱因斯坦的狭义和广义相对论,在涉及相对速度或时空弯曲时,也依赖于对称性。”

因此,一些社交媒体对对称的痴迷实际上可能源于崇尚对称的古代观念。

一些研究美貌的科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坚持这一观点。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南希·埃特科夫在她1999年出版的《美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Prettiest)一书中指出,无论文化或种族,所有人都喜欢美的事物并被美所吸引。“身体越对称,就越有吸引力,”她在接受采访时说。“甚至是轻微的不对称都会让我们觉得‘有问题’,”她说,虽然美的风格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但许多人“希望看到接近完美或没有明显缺陷的东西”。

以这种方式剖析美貌是不公平或错误的吗?它是有违女权主义的吗(考虑到女性倾向于为自己的外表额外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许吧。但对于埃特科夫来说,文化解释并不是重点。她说,“有些事情”是本能。“我们有能力超越我们的本能,但这是人性的一部分。”她指出,DNA是“最初的对称制造者”。

因此,在美貌文化中工作的人通常像亚里士多德和维特鲁威一样对对称感兴趣也就不足为奇了。根据纽约市的整形外科医生斯塔福德·布鲁曼德博士的说法:“大多数人都是不对称的。有些模特的面部对称性令人难以置信,当你看到他们时感觉惊为天人。为什么她们如此美丽?惊人的对称性就是其中一部分。”(具体有哪些模特?布鲁曼德面露难色。“他们甚至可能是我的客户。”)

但是,将我们独特而珍贵的面容简化为方程和比例,是不是太没有人情味了?不完美的魅力何在?牙齿不整齐的德鲁·巴里摩尔的可爱微笑?艾伦·巴金性感的不对称特征?辛迪·克劳馥的痣?19世纪英国思想家约翰·罗斯金在《威尼斯的石头》中写道:“这些上帝赐予的瑕疵真的使所有事物都变得更好、更可爱、更受人喜爱。”正如布鲁曼德所承认的那样,“一个人的古怪、稀有和独特性可能极具吸引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