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文件门”,不再是总统的特朗普如何自保?

特朗普面对的司法部已不再由他控制,现任司法部长梅里克·B·加兰在管理上严格遵守章法,他已有条不紊地、不张扬地对特朗普展开各种调查。

特朗普正在担任自己的公关主管和战略顾问,寻求战术上、政治上和一时的公关胜利,有时不免会有在法律上犯大错的风险。

一个例子是在周一晚间。一名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作者公开了国家档案馆今年5月发给特朗普法律团队的一封信。特朗普及其盟友把这封信描述为拜登总统在“文件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的证据,拜登曾在此前表示与此案无关。然而信中证实了一些对前总统案件不利的信息,包括特朗普保留了700多页带有机密标记的文件,其中有一些保密级别最高的文件。

特朗普的法律团队要求任命一名特别主事官,核查从马阿拉歌庄园搜获的文件,负责处理这一要求的法官、由特朗普提名任命的艾琳·坎农于周二回复律师时提出了一些尖锐的问题,并要求在周五前给出答复,包括她是否实际上有听取特朗普请求的管辖权,以及他的动议究竟要求她做什么。这些问题是坎农告知特朗普的律师他们提交的文书有基础性错误之后提出的。特朗普的一名发言人后来展示了盖章文件,表示他们提交的文件已被接受。

但正如特朗普世界里的标准操作惯例,该动议的主要焦点不是法律诉求,甚至也不是政治诉求,而是那个处于危机中心者的心境。他的一些顾问私下说,他觉得其他人针对他采取的行动没有得到足够关注,不管事实是否真的能够证实他的抱怨。

“民主党人花了七年时间编造针对特朗普总统的骗局和政治迫害,最近这次前所未有的、不必要的突袭正是又一个例子,”特朗普的发言人泰勒·布多维奇说。

8月8日,联邦调查局搜查了马阿拉歌庄园。第二天上午,支持者们在附近聚集。自从联邦特工运走机密文件以来,这名前总统已从愤怒的支持者那里筹集到了数百万美元。
8月8日,联邦调查局搜查了马阿拉歌庄园。第二天上午,支持者们在附近聚集。自从联邦特工运走机密文件以来,这名前总统已从愤怒的支持者那里筹集到了数百万美元。 Saul Martine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多年来,特朗普一直按照罗伊·科恩在20世纪70年代传授给他的战术手册行事。科恩曾是一名冷酷无情的联邦检察官,给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当过助手,并在特朗普职业生涯早期当过特朗普的代理律师。

这些战术包括妖魔化调查人员,恐吓盟友以防止他们偏离,把自己描绘成受害者,把所有的批评描述为政治迫害,这是特朗普用来诋毁对其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关系的调查,以及在其第一次弹劾审判中的常用策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