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争半年后,各方如何看待这场冲突?

2月时,俄罗斯人还很难想象普京总统会真的下令全面入侵乌克兰。即使是亲克里姆林宫的评论人士也将这一想法批为愚蠢的冒险和不必要的残酷。除了最亲密的顾问,没有人知道普京的计划,所有人都认为战争将在数日之内结束。

那之后,就是计划不周的入侵、制裁的重压、俄罗斯反战人士的逃离、从乌克兰首都的屈辱撤退、俄罗斯暴行图片被公开、以及越来越多俄军伤亡严重的证据。普京并未受到解放者般的欢迎,反而被视为欧洲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陆地战争的发动者。
本月在红场的俄罗斯游客。
本月在红场的俄罗斯游客。 Maxim Shipenkov/EPA, via Shutterstock

但如今,在战争进行到六个月的节点,普京还在战斗——其他人也加入了他的行列。

“一个国家,一位总统,一场胜利,”周二,民族主义议员列昂尼德·斯卢茨基在支持战争的时评人达莉娅·杜金娜的追悼会上表示,杜金娜在上周末的汽车爆炸事件中丧生,是这场战争的最新转折。

历经半年战争的俄罗斯,其变与不变之处都堪称惊人。

仅存的独立新闻媒体以及政治与文化——那些在普京其他镇压中仍能幸存的声音——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国家电视台不断传播的激进极端民族主义。在入侵前几周的愤怒反战集会逐渐销声匿迹,根据今年3月通过的审查法案,哪怕是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异见,也会被判处最高15年的监禁。
但普京同样拒绝了最热切的入侵支持者的呼声,即让全国进入战备状态。他的政府成功减弱了经济制裁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同时也避免了大规模的征兵。这或许就是为什么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在上个月发现,43%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乌克兰局势甚少或者完全不予关注。

在他的军队于前线挣扎之际,普京似乎决意要发动一场消耗战,并对他准备接受怎样的停战协议含糊其辞。他指责西方向乌克兰运送愈发强大的重型武器,让乌克兰付出与俄对抗“到最后一人”的代价——即便如此他仍坚称自己能比敌人坚持得更久。

《莫斯科回声》演播室。该自由主义广播电台于2月被迫关闭。
《莫斯科回声》演播室。该自由主义广播电台于2月被迫关闭。 Nanna Heitman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冬天即将到来,欧洲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使普京更加有恃无恐地战斗,直到西方出现分歧或乌克兰军队和政府耗尽精力。但战争的支持者越来越多地质疑这种做法,指出被占领的克里米亚半岛的爆炸,以及在莫斯科富裕郊区的高速公路上被炸死的杜金娜都证明,克里姆林宫可能低估了对手。

杜金娜的父亲、极端民族主义理论家亚历山大·杜金周二在她的追悼会上说,她的遗愿将会是:“不要赞颂我,要为我们伟大的国家而战。”

基辅否认与她的死有任何关系,但俄罗斯称基辅是罪魁祸首,这似乎为俄罗斯强硬派要求普京升级对乌克兰的打击提供了新的动力。他们认为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为了夺回一个失落的帝国,而是为了从俄罗斯社会中剥夺自由主义的最后一丝痕迹。

俄罗斯政治专家马拉特·古尔曼说:“对他们来说,国家陷入这场灾难越深,在某个时刻出现转机的可能性就越小。”

——安东·特罗亚诺夫斯基

欧洲保持团结——暂时是这样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六个月,尽管为经济制裁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欧洲与乌克兰仍然继续团结在一起。

即使是远离战争的大国——如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在受到通货膨胀的重创后正处于衰退的边缘,其领导人也只是低调批评欧盟的乌克兰政策,尽管对战争将如何以及何时结束心存忧虑。

欧洲领导人与美国官员密切合作,以持续对莫斯科施压,不仅协调惩罚制裁,还协调向乌克兰运送武器。这次入侵成为北约会议的主导话题,使美国与欧洲的联系比冷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

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几周后,在柏林的示威者集会抗议侵略。
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几周后,在柏林的示威者集会抗议侵略。 John Macdougal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随着乌克兰持续抵抗和俄罗斯的暴行加剧,欧洲国家对莫斯科的谴责越来越严厉。他们不再寻求迅速停火,或像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那样试图在战争初期将俄罗斯带入欧洲的新安全架构。

“真的得往好处想,”巴黎战略研究基金会副主任布鲁诺·特特拉斯说。“欧洲仍然比我们大多数人六个月前预期的更加团结和有效。尽管偶尔出现分歧和紧张,欧洲有维持和增加制裁的能力和意愿,这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布鲁塞尔研究机构欧洲政策中心的负责人法比安·祖莱格来说,这场战争已经给欧盟带来了深刻的变化。这包括在制裁、军事援助和开支以及扩张方面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被授予候选盟国地位。美国与北约的关系有了很大改善,欧洲也向乌克兰难民敞开了怀抱。

“人们很容易忘记这些变化有多大,”祖莱格说。

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冈特拉姆·沃尔夫表示,“暂时都还好——目前欧洲仍然是团结的。”他说,即使在一些最棘手的问题上,比如经济制裁,“虽然不至于说是分歧,但也没有太多新的行动。”

让沃尔夫感到失望的还有,德国和法国等国家考虑到利害关系,并没有更快地向乌克兰运送更多武器,因为他们担心乌克兰的成功可能会促使俄罗斯升级战争并拖累北约。

7月,乌克兰自由管弦乐团在华沙的波兰国家歌剧院举行首场音乐会。
7月,乌克兰自由管弦乐团在华沙的波兰国家歌剧院举行首场音乐会。 Maciek Nabrdali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从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附近集结的第一次重大行动开始,美国一直与欧盟和北约密切合作,建立一个更强大的国家联盟,准备好应对俄罗斯无端的侵略,这场侵略破坏了冷战后的和平并且违反了联合国宪章。

但随着战争的进行,它越来越被视为一场由美国领导的与俄罗斯的斗争。美国在对乌克兰的财政和军事援助方面远远超过欧洲。

世界很大一部分地区一直保持沉默、漠不关心,甚至站在莫斯科一边。全世界可能有一半的地方拒绝就俄罗斯的行为对其实施制裁,尽管这里面中国和印度占了很大一部分。它们都认为自己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受到了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的不公平约束,并认为美国和欧洲相对正在衰落。

与冲突最为接近的欧洲国家,如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一直在道德层面上提醒欧洲大陆关注俄罗斯侵略的危险。但即使在波兰,大量的乌克兰难民也越来越让人感到疲倦,并且存在明显的分歧,尤其是在能源制裁方面。匈牙利和塞尔维亚尤其与俄罗斯保持密切联系,并拒绝了布鲁塞尔推动的制裁。

“冬天可能是揭开真相的时刻,是火刑考验,”特特拉斯说,“经济困难、社会影响和民粹主义势力的反应将试图把国内局势归咎于制裁——这个说法是有克里姆林宫的助推的。”

——斯蒂芬·厄兰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