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崩溃了,它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在网上写作,赚的是美元,所以当卢比不断贬值时,我实际上得到了加薪。我们能买得起太阳能和备用电池,保持电力供应。但还有许多人受到停电的影响。由于工厂和其他工作场所关闭,人们无法工作,孩子们在高温下无法入睡。第一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于3月开始,经过了这样一整晚之后,整个国家似乎都处于睡眠不足和愤怒之中。

上个月,抗议者闯进总统官邸和总理办公室,这是唯一一件让人感觉不错的事情。和成千上万的普通斯里兰卡人一起,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些殖民时代的堡垒内部。这件事是自发的、安全的、值得尊重的。情侣们在那里约会;父母带着孩子。我看到人们在总统的房子里唱歌,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孩子跳舞,人们在游泳池里游泳。我在一个大厅里走来走去,这里挂着一排排的牌匾,上面写着英国殖民者的名字,接下来自然是我们历任总统的名字。
在总理办公室,有人弹钢琴,一个披着斯里兰卡国旗的赤膊男子睡在沙发上。四个人安放了一个罗姆棋盘玩了起来。一个孩子在外面的草坪上开心地翻着筋斗,一个社区厨房为饥肠辘辘的人们提供米饭。这是一个美丽的景象,从前,在这个地方,精英们在武装警卫的包围下品味着精美小吃。如今,这里感觉充满希望。
但是,人们短暂感受到的真正民主并没有持续多久。议会只是用拉贾帕克萨的亲信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取代了他。维克勒马辛哈曾担任过几次总理,但在2020年失去了议会席位。他让军队对付示威者逮捕抗议者和工会成员。这一切都是“符合宪法”的,侵蚀了人们对整个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心。
与其他许多为偿还债务而苦苦挣扎的国家一样,斯里兰卡仍是一个殖民地,其行政管理外包给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我们仍然出口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进口昂贵的制成品——这是基本的殖民模式。国家仍然被本土精英们分割和征服,而真正的经济控制权却掌握在国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向斯里兰卡提供了16次贷款,每次都有严格的条件。它只会不断重组我们,让债权人进一步剥削我们。
尽管西方指责中国掠夺性贷款,斯里兰卡外债中只有10%到20%是欠中国的,大部分是欠美国和欧洲金融机构或日本等西方盟友的债务。我们主要死于西方国家的债务陷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