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拉什迪遇袭重燃言论自由辩论

一些参与讨论的人则说,这是一个太过重大且关系到自身的问题。袭击发生后,伊朗裔美国作家罗亚·哈卡吉安周六在Twitter上发出抨击,认为美国政府官员没有做出迅速的谴责,2019年她曾收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提醒,称她已成为伊朗的目标。
(周六,拜登总统发表声明,谴责这次“恶毒”的袭击,称赞拉什迪是一个“根本的、普世的理想”的象征。周日晚间,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发表了一份措辞更为尖锐的声明,这是美国政府官员首次提到伊朗。)

在周日的一次采访中,1984年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的哈卡吉安说,拉什迪这件事的核心是“我们作为作家、小说家、思想家应该能够放心地在我们的作品中充分探讨任何我们想探讨的问题——这包括伊斯兰教。”

但是“没有人这么说,”她说。相反,“人们只是在口头上支持言论自由。”

美国作家阿亚德·阿赫塔尔在最近的自传体小说《国土挽歌》(Homeland Elegies)中,反思了《撒旦诗篇》争议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穆斯林读者和作家的复杂含义。

在周日的电子邮件中,现任美国笔会主席的阿赫塔尔说,对拉什迪的袭击“提醒我们,言论的‘伤害’和言论自由对我们不是、也不可能是同样重要的”。

“我们可以明确言论会造成伤害,这没有错,”他说,“但正是在萨勒曼身处的困境最终发展到这可怕的高潮时,我们看到,思想自由和表达这种思想的自由,具有最高价值和绝对核心地位。”

阿赫塔尔说,对很多人来说,为拉什迪和《撒旦诗篇》辩护可能很容易。但这种辩护也“必须适用于与我们意见不那么一致的地方,以及与我们牵涉较多的地方”。

“这就是它的涵义,”他说,“如果我们要把它作为原则的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